叙故土情怀,话宜州“八景”
2014-06-10 10:22:19   来源:   评论:0

上一张
收藏  分享到:
  
        退休赋闲,颇有空暇读些书。日前读了供职于柳州的宜州老乡宁怀刚教授编著的《柳州八景览胜》,并由此生情,想起了宜州古代八景。
       中国古代地方有“八景”之称,始于宋,盛于明清,如“燕京八景”、“太原八景”、“潇湘八景”、“羊城八景”、“柳州八景”等。古代“八景”多是以古迹名胜名之,往往有着丰富的历史文化内涵,尤其是历代文人墨客喜寄情山水,对“八景”题咏甚多,这些题咏与“八景”交相辉映,更加突出“八景”在地方的人文地位,形成各地特有的“八景文化”现象,以至“十室之邑,三里之城,五亩之园以及琳宫梵宇,靡不有八景(诗)”(《寄园寄所寄录》)。所以,中国古代尤其明清时期,地方志书对地方“八景”多有辑录,自成章节,重笔渲染,具有很强的感召力和生命力,成为地方优秀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庆远府志》、《宜山县志》对古代宜州三大“八景”亦有记载。
 
宜州之三大“八景”
 
       古代宜州虽处岭南粤西荒鄙之地,然从唐贞观初即设州郡且为治地,成为桂西北地区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和军事重镇。这个定位,促进了宜州地方政治经济的发展,创造了兴盛繁荣的地方文化教育现象,积淀了极其深厚的宜州历史文化。宋明间,宜州古迹名胜已经备受地方官宦僚属、乡绅儒士以及流寓宜州的迁客骚人所关注,尤其是诸如“郡城三胜”之会仙山、南山、九龙山,黄庭坚羁管宜州租住的城西龙溪旁黎姓民居及其逝世之南楼,龙江北岸的冠英阁,以及宜州西大门之德胜镇的观音山、屏风山、独尊山,皆成为宜州历史遗迹、人文景观、游览胜地之最。在盛行地方“八景”的明清时代,宜州也自然而然地产生了“宜阳八景”(在郡城庆远镇)、“河阳八景”(在德胜镇)、“香山八景”(在今市中山公园)之名胜景观。
       郡城庆远,别称宜阳。《庆远府志》云:“(郡城)鳖鹤、大号、会仙、青鸟诸峰,分峙四境,龙江为带,巢洞为圉,郡属胜境兮”,宜阳八景之“会仙远眺”、“广化高瞻”、“龙江夜月”、“鹤岭秋风”、“丹霞夕照”、“青鸟朝云”六景即寓其中,而“墨池烟雨”和“莲沼晴澜”二景分别在城西明代龙溪书院和城东府学宫前之莲花池。德胜又称河阳,宋崇宁初朝廷派将官黄忱讨伐安化(今环江县)蒙光有之叛,置得胜寨于观音山下,后名德胜。德胜周边的香炉、文笔、屏风、观音、独尊几座小山极具情趣,岩洞幽奇,皆有寺庵阁亭,宋明诗文碑刻颇多,且德胜地方多产文儒,文化荟萃,地方“八景”之名皆由此而诞,明代供职于德胜巡检司的羊城(今广州)人陈希贤,对“河阳八景”赋诗八首以记之。香山八景,是集中在宋代宜州郡城西郊香山寺、州通判赵忭讲学处的八处玲珑景观,既极富中国古代园林文化韵味,又蕴含着古宜州教育、宗教、旅游等文化内容。
       宜州三大“八景”,都有其丰富而独特的历史文化、地方文化内涵,成为宜州与外界交流、彰显地方文化、扩大社会影响的名字和展示宜州文明的丰碑,是我们的先人留给我们的一笔宝贵的文化遗产,时至今日,更是需要我们保护和传承的宜州文明。
 
宜州八景的文化内涵
 
        宜阳八景属“郡城胜地”,其特有的历史地位必然孕育其独特的历史文化和地方文化。
       会仙远眺  在北山,今白龙公园内。山有白龙洞,洞有石龙,鳞甲宛然,传唐末河东陆禹臣居洞中修炼,后尸解仙去。《一统志》载:“白龙洞潜通南山之龙隐洞,常有紫云元鹤乘空而下,如神仙之会,故又名会仙山。”会仙山上有崔、莫二仙姑炼丹所,岩前有石若观音,山上石井曾出并蒂莲花,有方石镌“骑云”大书。山腰东、南、西方各有东、中、西观及高昌阁、花婆岩、雪花洞、金仙阁等众多观阁景观。明代地理学家徐霞客于崇祯十一年(1638)农历2月16至3月16日在宜域考察30天,对“郡城三胜”之一的会仙山作了两天考察,认为“其山盘崖峻叠”,在游了百子岩、深井岩,东、西、中观以及白龙洞后再游雪花洞,深切感受是“俯瞰旁瞩,心目俱动。忽幽风度隙,兰气袭人,奚啻两翅欲飞,更觉通体换骨矣”。清康熙间,柳庆协副将杨彪在其《重修白龙洞记》中言:“庆远城郭虽荒,山川犹胜。…,而会仙山则尤一郡之名胜。”登临会仙山,除能饱赏诸胜景外,还可“一俯南天眼豁开”,郡城、龙江、村野、田畴尽收眼底。会仙山的石刻诗文极为丰富,仅集于白龙洞就有自宋以来历代名人诗刻60多幅以及清末民初张鱼书《白龙洞题壁诗》、卢焘《游白龙洞和石达开题壁诗》等没有镌刻于石的诗文一批。在咏叹“会仙远眺”的诗作中,当推宋宜州刺史张自明诗“白龙洞口白龙台,一俯南天眼豁开。苍笔漫题三数字,后人还笑我曾来”,明庆远知府杨信诗“青峰碧嶂与天齐,一经凌空石凿梯。云气奔腾龙去远,松花摇落鹤来栖。楼台佛刹依北山,城郭人家傍水西。作为岭南风土记,尽将佳景职方题”,清代庆远府教授(教育行政长官职)唐仁的《登北山》“是山高莫比,身又比山高。白日浑遐举,青云许并翱。仙踪何处觅,尘网此焉逃。俯视龙江渡,憧憧太觉劳”及庆江书院山长陈启焯《咏会仙远眺》“北山会驻小游山,我亦登高翠岫巅。城郭参差宜近水,星辰错落许扪天。春花红雨香三月,秋稼黄云覆九边。一览群峰都入目,丹炉药灶静无烟”。
       广化高瞻  在县城南五里之南山,今庆远镇沙岭社区。南山与北山隔江相望,亦是古宜州“郡城三胜”之一。南山树木葱茏,山北有洞,中有石龙,名龙隐洞。龙隐洞轩敞如屋,洞中石龙呈昂首奋爪之势,壁间现鳞甲之痕,龙身若隐若现,有乘云隐去之状。洞内岩道上下层叠,纵横交错,互相贯通,全长二、三里,均可从后山山门出,洞左穿壁而过即为双门洞、桄榔岩;下有深潭潜通地下河,石乳罗列,光怪陆离。洞前有宋代建的广化寺(又名南山寺)、春意庵、三贤祠以及珍藏宋真宗御笔十六轴的御书阁,其广化寺殿宇宏伟,佛像数十,享誉粤西。洞旁寺后石壁,有宋皇祐五年(1053)广西安抚使余靖巡视宜州时游南山诗刻《南山寺题诗》、宋将黄忱《平蛮碑》、广西路副总管沙世坚《招抚茆难莫文察碑》以及宋宜州刺史张自明《南山寺题诗》、明庆远知府林庭杓《南山龙隐洞题壁》、清诗人庆远知府商盘《访南山寺御书阁遗址》等历代众多诗刻。南山幽境奇观,令游览者神怡心旷,流连忘返,宜州刺史张自明称之为“紫华福地”。余靖的“草铺横野六七里,笛弄晚风三四声。归来饭饱黄昏后,不脱蓑衣卧月明”, 林庭杓的“薄宦天涯探胜游,南山高卧见青虬。烟沉古洞诸丹冷,月敞上方一镜浮。鬼斧凿成珠玉界,仙人指点珊瑚洲。从来此地风尘隔,我爱趺跏日未休。”则为此福地做了最贴切的诠注。
       龙江夜月  指冠英阁景观,今河池学院东区。冠英阁建在龙江北岸码头旁几块兀突江边的巨石岗峦上,东西两侧为深壑林丛,南临龙江。冠英阁为地方闲情诸士聚集玩乐之地,清代建有二层阁楼,为地方文士谈诗论文、饮茶酌酒、观景赏月的地方。尤在夏秋时节月朗星稀之夜,登临斯阁,小酌过后,凭栏眺望江南岸的庆远郡城,星星灯火,竟似天上繁星洒落人间;俯视由西而东缓慢淌流的江水,江波粼粼,渔舟晚唱,更觉心旷神怡;即便斜依栏台、闭目凝神享受习习凉风,丛丛竹木的沙沙轻唱、小虫动听的鸣吟、楼阁江崖下潺潺的流水声,也能给你以幽沁心田、情趣奇妙的感觉。庆远知府李文琰《龙江夜月》诗“桃花细雨唱蛮歌,两岸云生涨绿波。一幅蒲帆江上疾,团团寒玉贴银河。”庆江书院山长陈启焯对龙江月夜是这样描绘的“冰轮照透碧玻璃,无数苗船隔岸移。险浪三门飞似练,凉生五夜满如规。渔灯明灭兼星碎,蛟窟深沉落涨迟。惟有羁人眠不得,来朝盼到放关时。”
       鹤岭秋风  鹤岭秋风,在城南五里大号山(俗名鹩哥山),又名鹤岭,今庆远镇龙塘社区境。宋代名臣赵忭庆历间任宜州通判时常抱琴携鹤登临大号山,以饱览郡城奇观,离任时将陪伴多年的白鹤在大号山顶放飞,后人筑亭纪念,名“放鹤亭”,大号山又雅名“鹤岭”。古时的大号山,枫林遍布,每当九九重阳秋高气爽,满山红叶染红山峦,呈现不同凡响的醉人金秋景色。山不高耸,路不陡峭,易于文人儒士攀临,远瞩高瞻,一览水抱山环的“铁链锁孤舟”的庆远府城:城内屋宇鳞次栉比,城外阡陌纵横,野田溪流迤逦、稻谷金黄,火红枫叶如潮环抱鹤岭,令人遐无尽,因而有“鹤岭秋风”的赞誉。清庆远知府李文琰《鹤岭秋风》诗曰:“山头子晋驻何年?万里随鸾下紫烟。片石秋来翻晓月,凌霄有志向遥天。”知府商盘《赵清献放鹤亭》亦有诗“雅调琴何在?高标鹤自来。欲留清献迹,还筑独孤台。”
        丹霞夕照  丹霞夕照又称“丹霞遗蜕”,在县城西南六里之九龙山。九龙山为“郡城三胜”之一,其九峰联络宛然如龙,山下有龙潭,山上有庙宇,岩洞颇多,其中九龙洞中有龙田、石龙、石乳、石碑,张自明游九龙山览九龙洞,有《咏九龙山诗》“轻阴漠漠晓春天,草路铺茵柳似毡。闲访龙君话行色,云平深洞水平天”。丹霞夕照应该缘因宋宜州刺史张自明。张自明,字诚子,号丹霞,江西建昌人,宋宁宗嘉定间(约1213~1219)任职宜州,先任州教授兼摄州事,后任知州。张任职宜州,“政简刑清,兴学尚文,惠政于民甚厚”(《宜州市志》),地方感恩;他南山寺缘遇卢僧却无缘得道,他九龙潭虔诚设祭祈雨显灵解旱救民,他寿终出殡至九龙山天葬龙口等故事,都给张自明的人生渲染了一层神秘的色彩,使宜州“民间祀之若神明”(《宜州市志》)。明万历四十年庆远知府岳和声在张自明天葬龙口处大书“丹霞遗蜕”四字镌于洞门之额,后人又称丹霞夕照。
        青鸟朝云  指青鸟山景观。青鸟山在城东北龙江北岸,相传常有青鸟群聚山头,山上多奇花异草,有古寺、佛庵遗迹,早游登临绝顶,旭日东升,朝云溢彩,景色绮丽,故名青鸟朝云。清乾隆间宜山贡生苗德沛《咏青鸟朝云》曰“飞来青鸟几何年,耸翠峰峦万古传。有路山腰云截断,不知何处问神仙。”
        墨池烟雨  指宋崇宁三年(1104)北宋大诗人、书法家、政治家黄庭坚被贬到宜州羁管初时租住城西龙溪旁黎姓民屋,山谷先生常在龙溪旁的池塘清洗笔砚,池中矗立一石,形如半圭,正黑色,后人叫此池为墨池。池内波碧荷翠,池周竹木青葱,每当烟雨溟濛,此间景色格外迷人,故名“墨池烟雨”。 宋嘉定间,宜州知州张自明在黎姓屋旧址建山谷祠、龙溪书院,墨池保留完好,后代历次修葺。清庆远知府李文琰有《墨池烟雨》诗“山色四周皆峭壁,溪光一带忽平畴。”
        莲沼晴澜  又名莲沼晴岚,此景观在宋宜州州学宫(今市文庙公园)前,是学宫大门南面一张大塘。春风暖吹,塘水清粼,塘面荷叶片片,满目生机盎然;夏雨初岚,满塘莲花争妍,令人诗画趣悟顿生。清庆远府教授唐仁《咏莲沼晴岚》诗赞曰:“横塘数亩学宫前,每遇新晴景倍妍。活水源头通碧沼,回纹波面衬芳莲。一渠绿爱风吹皱,千朵红看日照鲜。浪映花光相荡漾,文章生趣悟悠然。”
        河阳八景指香炉晓日、文笔秋云、东岭琳宫、福山宝刹、绿野春耕、黄岩晚照、玉涧鸣琴、金鱼澄碧八大景观。香炉晓日即德胜街旁的香炉山,山虽不高,四季常青,每日清晨云雾缭绕全山,日升,阳光照射,云雾中映现红霞,幻出香炉峰奇观。文笔秋云指德胜古城东郊文笔山,山如硕大的毛笔倒立,笔尖直插蓝天,因文笔山正对城内文庙大门,皆言文笔山风水灵气。东岭琳宫指观音山,山有多重石级蜿蜒而上至顶,有玉皇阁,晨钟暮鼓,一派祥和;山腰有黄公岩,洞内钟乳石造型奇特,有宋代“洗剑亭”及众多宋、明时期古碑石刻;山下有水岩,水色澄清,终年不涸。福山宝刹指城西北屏风山之玄真寺,明景泰元年建,此处苍松翠柏,古树参天,茂林修竹,胜迹鳞比,有诗赞曰:“城外非无山,远望但见树。树中亦有屋,横行不知路”。 玉涧鸣琴,又称玉笏鸣琴,指立于德胜街中心位置的独尊山,山似玉笏,每当人声鼎沸,山即回音如鸣琴。黄岩晚照,指镇西北罗村背山,此山不长草木,山面西向,橙黄一色,夕阳西下,日光照射,红光四野,落日西沉许久,红光始褪。
        香山八景有梵王天、观音阁、菩提路、普陀崖、燃灯门、朝阙石、嘘云岫、滴翠亭,皆为玲珑精巧的自然园林景观。
 
宜州八景的史料价值
 
       宜州八景是宜州古人留给后人的一笔宝贵的文化遗产,记载着宜州永远的记忆,其中包涵了地理、历史、人物、文学、宗教、社会生活等丰富的内容,是研究宜州古代历史极有价值的史料。
        郡城庆远之会仙山“常有紫云元鹤乘空而下”,山上的唐代仙人遗迹、寺庙观阁遗址,尤其白龙洞数十方的宋明清诗文碑刻及石窟造像,详实描绘了宋明清时期宜州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宗教现状况,其“腹有诗书气自华”的历史文化积淀为我们诉说了宜州古代文化的繁荣。白龙洞北宋时期的《供养释迦如来住世十八尊者五百大阿罗汉圣号碑》、《婺州双林寺善慧大士化迹应现图》、《普贤菩萨摩崖造像》、《十五罗汉摩崖造像》诸碑,是研究中国佛教南传的宝贵资料。五百罗汉是佛祖释迦牟尼生前弟子,传入中国后给他们一一落实名号。有关史料载,中国最早的五百罗汉名号碑是刊刻于南宋绍兴四年(1134)的江苏《江阴军乾明院罗汉圣号石刻》,而宜州《供养释迦如来住世十八尊者五百大阿罗汉圣号碑》刊刻于宋元符元年(1098),比《江阴军乾明院罗汉圣号石刻》还早36年,并且保存完好。《婺州双林寺善慧大士化迹应现图》碑上有图画29幅,图下有文字叙述,宋绍绍圣四年(1097)刊刻于会仙山白龙洞。可以说,宜州保存的近30幅宗教碑刻是研究地方宗教最可靠、最直接的参考依据。
       南山龙隐洞,存藏了宋以来发生在宜州的重大历史事件、战争记录和历史人物故事。宋皇祐间(约1053)广西安抚使余靖巡视宜州游览南山,作《南山龙隐洞题壁》刻于龙隐洞外石壁;崇宁元年(1102),将军黄忱平定安化(今环江县境)叛乱凯旋宜阳(今庆远镇)游览南山,书刻《黄忱平蛮碑》于南山双门洞摩崖;绍圣四年(1193)广西路副总管兼知宜州沙世坚招抚安化州(今环江县境)成功,勒《沙世坚招抚茆难莫文察碑》于南山双门洞摩崖;嘉定间(1213~1215)知州张自明“边庭无事得游嬉,闲到南山小队随。六月洞前清侣水,桄榔风里自题诗”诗刻于桄榔洞口,以及明清诸多碑刻,都是研究宜州的确凿史料。
        墨池烟雨,诉说的是北宋一代文豪、江西诗派始祖、书法家、政治家黄庭坚崇宁三年(1104)五月只身到达宜州并于次年九月逝于宜州南楼的史实故事。山谷先生在宜生活虽仅一年零四个月时间,他虽羁管宜州,却胸襟宽阔、精神旷朗、泰然处之,在其《豫章文集》卷二十五有曰“余所僦舍喧寂斋,虽上雨旁风,无有盖障,市声喧豗,人以为不堪其忧,余以家本农耕,使不从进士,则田中庐舍如是,又何不堪其忧耶?”;他与地方人士交往亲密,受徒传学,“凡有人索书,求者无不可”,乃至州太守党明远嘱咐黄,在他死后要黄为他写墓志铭;他在宜之作,诗词15首、游记1篇、文5篇、日记1本,其词《虞美人?宜州见梅作》、《南乡子?作于崇宁四年九月重阳》尤具代表。他把中原读书、科举之风带到宜州,他崇高的品格和人格魅力、严谨的学风和惊天泣鬼的诗文永远地影响和促进宜州的文化教育。
        德胜之观音、屏风诸山的寺庵观阁、山壁洞府中的历代诗文碑刻,纪录着自宋以来宜州的政治、军事、文化、教育史实及地方风俗和历史人物。其中“东岭琳宫”黄公岩中的张居广洗剑亭及多幅古碑,则记“英雄茂烈传千古,显赫威声耸后人”及“将军节奏洗吴钩”之往事;“福山宝刹”之屏风山上余犹龙、郑献甫诗刻,则描述古镇德胜秀美山色和远久的宗教文化影响。
另外,宜州地方山清水秀,风光绮丽,许许多多的政要显贵、迁客骚人都曾驻足宜州,且地方名宦才俊荟萃,他们徜徉于宜州山水间,寄情咏怀,优美的诗文流于笔端,留下众多的纪游诗,或刊之于石,或传承于书,或流之于民间。这些纪游诗不唯是风花雪月的纯文学作品,还包括政治、军事、经济、地理、宗教等诸多方面的内容,也是研究地方文史不可缺或的借鉴资料,可补史之阙。
 
        宜州美丽,山挺拔俊秀,洞幽古奇特,水澄碧清粼,为上苍赐与宜州的俊美山水;而千百年来,宜州古代人打造出来的宜州“八景文化”,却是宜州地方灿烂辉煌的文化史,是宜州地方值得永远骄傲的文明史,更应是激励宜州今人奋发向上、永远进取的强大的精神力量。

桂公网安备 451281024512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