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走进宜州 > 三姐文化 > 内容

官绩可鉴昭日月

日期:2017-11-20 15:10:00 来源: 作者:李楚荣 编辑:兰媛
    宜州故事多,单就“宜阳八景”而言,就能牵扯出许多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八景之首的“会仙远眺”,指的是宜州城北郊的会仙山。会仙山共有从宋代至民国时期大大小小的摩崖石刻石窟六十余块,其中有我国最早的保存最为完好的五百罗汉号牌,有闻名遐迩的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及其将领唱和诗碑,有张垣、和声等人的纪游诗碑,内容涉及宜州的历史沿革、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和宗教等诸方面,有极高的史料价值。也许是由于这个缘故,会仙山列为宜州名胜古迹之首,名重岭南地区。然而在众多的碑刻中,会仙山巅的一块碑刻却鲜为人知,它就是徐嘉宾的“述职碑”。

  

  徐嘉宾,顺天(今北京市)人,清雍正五年(1722),由梧州知府调任庆远知府。当时的庆远府形势严峻。我们知道,吴三桂于康熙初年叛清,广西、广东、云南、贵州等省成为吴三桂与清军作战的主要战场,整个广西于康熙十三年到康熙十九年,脱离清朝廷达六年之久,广西人民饱受战争之苦。虽是雍正初年,但战争的创伤依然没抚平,战争留下的各种后遗症依然使广西,特别是庆远地区的人民痛苦不堪,生产力凋敝,人民生活极其贫困,各种矛盾空前尖锐,如壮族与瑶族的矛盾,各土司之间的矛盾,土司与流官之间的矛盾,凡此种种,使得庆远地区危机四伏,案牍堆积如山,情况异常险恶。而徐嘉宾到任后,目击境内瑶壮冲突,相互仇杀等情况,深感责任重大,安境守民便成其首要大事。徐嘉宾处心积虑,运筹帷幄,设计擒获天河县(今属罗城县)积贼莫东旺;断结东兰、那地、永顺各土司争袭仇杀诸案;审视地方行政,割忻城、永定土司四里归宜山县,移县丞于高泉,专辖其地;革龙门(今宜州北牙乡)土舍,改设巡检,以资分防;今德胜镇为南、北、西三巢蛮出没之冲,复设理苗同知驻扎,拔士兵三百名戍之……徐嘉宾在庆远知府任上五年,在府署办公仅十个月,其余四年多的时间,深入所辖各县和土司境内,处理问题,解决问题,以他过人的胆识和才干,把堆积如山的陈年案牍文件处理得清清楚楚,干干净净。

  徐嘉宾勤政如此,应当属宜州地区历史上少有的官员。由于徐嘉宾政绩显著,朝廷调其入京,另有重任。离开庆远府前,徐嘉宾对自己在庆远府任上的五年工作,作了一篇简单的述职文章。这篇文章没有八股文框框条条的形式,徐嘉宾简单明了,直陈其所作所为之事,一一道来,象与朋友聊天一样,不文过饰非,实在是一份经典的述职报告。

  在此不妨摘录其中一段如下:“庆郡,粤之徼地,万山环绕,民彝错杂,焚杀劫掠,仇怨相寻者,由来久矣!予自雍正五年由梧州调布斯郡,目睹瑶壮横行,案牍如山,不禁喂然叹曰:‘太守,古诸侯之任,如不能惩凶暴、易恶俗,朝廷之设官,其奚以为?’于是早夜图维,讲求利弊……予莅庆五年,期间委署泗城印务,间纪古州军糈,水陆跋涉,在署仅十越月……赴京时,士民远道而送曰:‘自公以来,民安乐、无虎患,非公之德政而何?’予答应之曰:‘民安乐,斯凶暴敛迹矣!无虎患,亦事之偶然者耳!予何敢贪以为功?’述而志之,翼后之君子,加意边荒,非敢自炫也!”

  从这篇文章中,一个勤政为民,殚思竭虑,深入基层,解决问题,处置矛盾的官员形象,跃然纸上。这确是一篇言简意赅,意境悠远的美文,通篇文字平淡无华,而所列之事清楚明白,而无文过饰非之辞。如果说徐嘉宾的述职文章十分自谦,而他将其文刊刻于会仙山之巅的举动就耐人寻味了。会仙山顶曾建有齐云阁(1971年被拆除),阁旁有一自然凹石,宜州人称之为天池,池中常有积水。徐嘉宾的述职报告就刊刻于天池旁石壁之上,游人到此,口干舌燥,第一反应就是到天池取水解渴,总是要看到此文读到此文的。我想,徐嘉宾的良苦用心,就是他敢于将其坦荡的心胸向人们敞开,将其在庆远府五年任职的政绩向人们陈述,让人们一一验证,更让日月星辰验证,如果一个人心有龌龊,心存私欲,恐怕是不敢如此而为的。天池勒字,以陈宦绩。君子之心,坦坦荡荡。昭示日月,天长地久。

第一页:上一篇
下一篇:三读南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