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走进宜州 > 三姐文化 > 内容

三读南山

日期:2017-11-20 16:31:00 来源: 作者:李楚荣 编辑:兰媛
  南山的确神秘,的确是一部读不破的书。2007年的秋天,因葬于双门洞的一座墓迁走,我雇工将墓基之泥清走,于是一块碑刻神秘地现身了,即在张自明“南山山北北山南”诗碑下方,碑呈长方形,宽154厘米,高56厘米,仍然是张自明的诗作碑,现录如下:

  

  嘉靖乙亥九月,张诚子与盱水同年熊正卡柬进,二弟敬子、武子、四友韦彬卿、唐应甫、韦子淳、胡吉甫采菊东篱,策马追路,共对南山,悠然一笑。

  栗里龙山戏马台,尽曾履齿润簦苔。

  何年自觅登高处,大华峰头采菊来。

  关于张自明“南山山南北山南”之诗,我在《读破南山》一文中,纠正了原来史载此诗作者为方信孺之误,但最初之误是哪一部书时,我追溯到清康熙四十三年(公元1702)汪森所编《粤西诗载》。而最近读徐霞客日记,徐霞客亦作如是说,徐霞客是根据其随身所带的《大明一统志》所载而说是方信孺所作。《大明一统志》成书于天顺五年(公元1461),也就是说至少在明代中期的文献已将此诗的作者误冠在方信孺的头上了。《大明一统志》不载新发现的张自明诗,《粤西诗载》《庆远府志》《宜山县志》均不见载,据此可见,至少明代时由于雨水的冲刷带出洞中的泥沙已将此诗掩埋了,至少六百年无人知晓,现在此诗重现于世,真可谓“拂去历史的尘埃”!这样算来张自明南山题诗共有四首了。有感于此,三读南山,就有必要对南山作一全面的概述了。

  “北仙南佛”。“北仙”指宜州城北郊的会仙山,俗称北山,而“南山”指的是城南郊三公里处的南山。南山寺庙始建于唐代,以后历朝历代都有佛教僧人在此住持,现在尚有些许和尚坟,似乎道教从未染指南山,故有“南佛”之说,为宜州佛教胜地。南山佛教鼎盛时期为南宋嘉定期间张自明任宜州知州时,相传有僧人二十余人,每逢元宵、清明、中秋、重阳节时,到南山礼佛上香者每日多达三千余人。

  南山有洞名“龙隐”,因洞轩敞如屋,中有石龙,若隐若现,因名“龙隐”,似乎与会仙山“白龙洞”南北遥相呼应,把中国人对龙的崇拜心理突现出来。明崇祯十一年(公元1638)大旅行家徐霞客游至宜山,南山即是其首选之地,徐霞客花许多笔墨描绘龙隐洞之幽之奇。抗战伊始的1938年,国立浙江大学西迁宜山办学,校长竺可桢工作之暇郊游南山时,曾赞其曰:“浙江少见,广西难得。”根据地方志记载,我们大略知道南山宋代建筑布局:龙隐洞前建有广化寺,俗称“南山寺”。广化寺就是《宜山县志》称之为“宜阳八景”之一的“广化高瞻”。广化寺旁建春意庵、三贤祠。三贤祠祀黄庭坚、余靖和冯京。广化寺侧又有御书阁,初名龙济阁,宋崇宁三年(公元1104)宜州知州夏公(失名)建,以藏宋真宗赵恒所赐手迹一十六幅。皇帝赐予宜州手迹书画如此之多,可见宜州在宋代的地位了。御书阁何时因何缘故损毁,所有史志皆不载,实为憾事。清乾隆年间庆远知府商盘有咏御书阁诗:“不见御书函,兼失御书阁。寂寂古云深,时闻松子落。”如今,春意庵、三贤祠与御书阁一样早已湮没在历史的长河中了,给后人留下“寂寂古云深,时闻松子落”的时空感。

  广化寺建于何时,无考,但宋代肯定是已有广化寺了。历元、明至清,废兴递更,规模宏大。广化寺最大的厄运是曾毁于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的部队,时为公元1859年,同治三年(公元1864)重修,但盛景不再,从此一蹶不振了。清代有“地方八景”之风气,修于清末民初的《宜山县志》尚列有宜阳八景之一的“广化高瞻”,可知民国初年广化寺尚存于世,她最终毁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初。除广化寺外,南山最负盛名的就是“夕阳楼”。夕阳楼起建于何时,无考。夕阳楼是地方名士、文人墨客郊游宴饮之胜地。

  清道光年间称为“岭南第一真才子”的象州人郑献甫执教宜山,郊游南山时,有诗咏夕阳楼。宜山县知事黄尊瑞对夕阳楼曾有文字描写:“十笏禅林,寺外之风泉人听。斜阳半塔,青山黄叶之间;流水一湾,城郭人民之外。如斯风物,最是移情……”清代庆远知府林庭杓、李文琰、商盘等都有诗赞。夕阳楼也应毁于上世纪五十代初。

  其实,南山最重要的价值是摩崖石刻,其古代摩崖碑刻是一本与北山碑刻同样重要的宜州历史教科书。关于军事方面,有刊于宋祟宁元年(公元1102)的黄忱“平蛮碑”,此碑记载了今环江境内的抚水州少数民族起义的史实。也就是这个宋将黄忱,被朝廷派遣率部到环江镇压农民起义,获胜后在德胜袁家山置“得胜寨”,德胜之名从此而得。

  还有宋代广西安抚使余靖于公元1053年巡视宜州时郊游南山的题壁诗:

  草铺横野六七里,笛弄晚风三四声。

  归来饱饭黄昏后,不脱蓑衣卧月明。

  《千家诗》选人此诗。这首诗还来不及雇匠刊刻,余靖便与狄青率部匆匆奔赴昆仑关,去平定侬智高起义了。南山摩崖还有“沙世坚招抚苑难莫文察碑”,此碑除记载了今环江境内的毛南族因不满于宜州知州马宁祖克扣盐钱而起义的史实外,还具有民族史价值,南山摩崖上还有许多纪游诗,如前所述宋代宜州知州张自明的纪游诗就有四首,其中一首是最近刚发现的。南山宋代碑刻之多,为宜州之最,且碑刻内容丰富,涉及古代宜州军事,文化,教育、宗教、经济及民族等诸多方面的内容,弥足珍贵。

  南山的古代建筑已随风飘逝,消失在历史浩淼烟波之中,了无痕迹。万幸的是,南山古代碑刻都完整地保留下来了,这是天意,或是人意?现在的南山,“寿泉”还在,泉水依然汩汩流淌。在寿泉之上的摩崖上,刻于清道光二十三年(公元1843)庆远知府隹氏哈忠所书的“寿”字碑,依然傲岸挺拔,此碑高4.2米,宽2.3米,堪称广西“寿”碑之最。

  这块大寿字碑寓意“寿”比南山,昭示后之君子,南山文化源远流长,寿如山石。公元2008年罗广平等人捐资2.3万元,在大寿字碑下,寿泉之旁重建“御碑亭”。亭中置清嘉庆皇帝赐宜山一百四十二岁寿民蓝祥诗碑,形成南山“寿文化”风景线,以此为契机,期待南山名胜古迹的恢复,不浪费如此宝贵的南山旅游资源,这不正是宜州市民的愿望吗?

官绩可鉴昭日月:上一篇
下一篇:会仙远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