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走进宜州 > 三姐文化 > 内容

会仙远眺

日期:2017-11-20 16:33:00 来源: 作者:李楚荣 编辑:兰媛
    “会仙远眺”,指宜阳八景之一的会仙山。宜州名山,自古就有“北仙南佛”之说。“北仙”即城北会仙山,因位于城北,又称“北山”。相传唐末河东人陆禹臣在此修炼,后尸解仙去,故此山从此与“仙”结缘。古时的北山生态环境绝佳,神秘而虚幻,“常有紫云玄鹤乘空而下,如神仙之会,故名会仙。”这就是会仙山之名的由来了。

  

  会仙山自古就是岭南道教名山,与北流勾漏山、融县真仙岩、容县都峤山、浔州白石山等齐名。除此之外,会仙山碑刻众多,一座小山,就有六十余块碑刻,这在广西是不多见的。会仙山的碑刻多集中于白龙洞摩崖上,白龙洞在会仙山南面山腰上,洞口摩崖上镌刻宋代宜州知州张自明所书“白龙洞”三个楷书大字。下刻张自明题诗:“白龙洞口白龙台,一俯南天眼豁开。苍壁漫题三数字,后人还笑我曾来。”白龙洞深百余米,曲折幽邃,由两个水晶般的大厅组成,大自然鬼斧神工般地孕育出来的造型各异的石钟乳遍布其中,如笋、如莲、如羊、如狗、如狮、如筐、如瀑布……千姿百态,玲珑剔透,美不胜收。其中一条乳白色的小石龙,鳞甲宛然,栩栩如生,盘桓于“梯田”之上,白龙洞因此而名。明祟祯十一年(公元1638)大旅行家徐霞客游至宜山,造访会仙山,在其游记中曾对白龙洞有详细记载。根据徐霞客日记,我们知道明清时期白龙洞的建筑布局为:东观、中观与西观。这就说明此处确为道教之所了。东观在今白龙洞以东五十米处,中观即白龙洞,“西观在中观西三百步危崖之上,上下皆石壁悬亘。”相传当年崔莫二仙姑炼丹之所就在西观,所遗丹灶棋坪尚在。

  说会仙山为道教名山确是如此,奇怪的是所存摩崖石刻中,最早的却是佛教碑刻,且数量不少。白龙洞中的摩崖上有一块五百罗汉名号碑“供养释迦如来住世十八尊者五百大阿罗汉圣号碑”。相传五百罗汉是佛祖释迦牟尼的生前弟子,本无名字,传人中国后,中国人给他们一一落实名字,这是中国人的发明。相传最早的五百罗汉名号碑刻于宋绍兴四年(公元1134)年的《江阴军乾明院罗汉尊号石刻》,原碑不存,碑文收于《嘉兴续藏》第四十三函中。而白龙洞的五百罗汉名号碑刻于宋元符元年(公元1098)年,所列第一罗汉阿若桥陈如到第五百罗汉愿事众都在其中,比江苏江阴五百罗汉名号碑要早36年,且碑刻保存完好,应是中国最早且保存完好的五百罗汉名号碑。另外洞口摩崖上有一块刻于宋绍圣四年(1097)年的“婺州双林寺善慧大士化迹应观图”碑,碑中有佛教故事图画29幅,每幅图下都配有吊脚说明文字,涉及梁武帝萧衍侍佛故事。佛教自印度传人我国,有南北二途。北途经西域而人中原,南途则由海路经广州、合浦等地传人。从五百罗汉名号碑落款为“桂林欧阳照书”和“婺州双林寺善慧大士化迹应观图”碑来看,这两块碑是有一个统一的版本,从江浙一带传至桂林,又由桂林传到宜州,至少我们从这两块碑的研究可以知道佛教传人宜州的途经。洞中还有刻于1098年的石窟造像“普贤造像”,另外还有两处石窟造像“佛会图”和“一佛二菩萨图”。洞中摩崖上还有一些记载白龙洞寺院住持田的碑刻,使我们今天得以了解宜州寺院经济的情况。白龙洞关于佛教方面的内容真是多而有价值,而且是宋代碑刻,与“北仙”之说似乎相悖,当年徐霞客游历白龙洞时或许受“北仙”传说影响,没有细察,以至在其日记中称白龙洞“无宋代碑刻。”

  在白龙洞口摩崖上有一块“云深”碑,字径近1米,为明代初期庆远卫指挥使彭举所书。彭举,山东人,跟随朱元璋南征北战,屡立战功,后为庆远卫指挥使。又有清初柳庆协副将杨彪所撰“重建白龙洞记”碑,碑文反映康熙初年平定以吴三桂为首的“三藩三乱”。广西从康熙十三年到十九年因“三藩之乱”曾脱离清廷六年之久,其间广西陷入兵荒马乱,民不聊生经济凋敝的悲惨深渊,这些灾难在碑文中都有所反映,具有一定的文献价值。更为重要的是“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及其将领唱和诗碑”,此碑赞美宜山的秀美河山,更反映了太平天国后期的一段重要历史。公元1856年太平天国内讧,酿成“天京之变”.太平天国从此一蹶不振。公元1857年翼王石达开被迫出走,率部十万余众,离开南京,回师广西。一路上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于公元1859年10月15日攻占庆远府。次年春三月,石达开与部将郊游白龙洞,见洞中墙壁上有楚南刘云青题壁诗,其中的斥佛诗句暗合太平天国的毁佛宗旨,石达开有感而发,步刘云青诗韵,和诗一首,诸部将亦和之。此时的石达开已是英雄末路,在宜山期间,曾两次秘密回老家贵县探看可否回贵县的虚实。无奈此时广西形势严峻,回贵县已无立锥之地,最后离开宜山,以进为退,往湖北利川进四川,最后在大渡河边全军覆没。白龙洞的石达开题诗,豪情万丈,吞吐宇宙,也许这是英雄最后的绝唱了。据考证,此碑是全国唯一留存的太平天国诗碑,1963年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将此碑公布为自治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白龙洞中更多的是纪游诗碑,二十余人题诗六十六首,以明代为。这些纪游诗多为朝廷官员出差宜山公干,闲暇时郊游白龙洞所题。刮藓细读古人诗,根据这些纪游诗及序文,我们仍然可以分出这些诗作?的身份:一是征剿地方农民起义官员。“奉命南来靖越蛮”“干戈何日罢征蛮”“戌卒旗旄傍近村”“何当净扫狐兔迹”等诗句,正是征剿宜山地区农民起义的写照。明代的宜山地区,从永乐年间至弘治年间的一百余年间,频繁发生农民起义,规模很大,明王朝频繁派遣军队镇压,这些诗碑,可补地方文献之不足。二是采风修志官员。明代永乐年间修“永乐大典”,天顺年间修“大明一统志”,除此之外还修什么志书呢?从白龙洞所题诗的序文中可以知道,一些官员到广西采风搜集材料编纂志书,这些文字或许会留下关于这方面的信息材料,具有一定研究价值。三是纯粹纪游诗,诗作者大部分亦是官员。这方面的诗作很多,也很美,读之可感受到宜山的秀美风光和古代的生态环境。“朝采山上薪,暮煮涧底芹。猿猱可为友,麋鹿堪为邻。”这种景观对于今天来说几乎是天方夜谭了。

  会仙山有小路从山阴盘旋而上,直登山巅。一路而上,有金仙阁、百子崖。百子崖为二层楼房式构造,十分奇特,当年徐霞客曾细察过此崖。因为名为“百子”,故“花婆庙”曾建于此。还有雪花洞,洞中摩崖上有曾任河南巡抚的宜山人――张炬诗刻。徐霞客造访雪花洞时,曾有住持僧人在此接待,徐霞客是夜住宿于雪花洞,亦留下许多描写雪花洞神秘而美丽的文字。雪花洞中有小路可直攀会仙山巅。值得一提的是,徐霞客将雪花洞的构成称之为“深井”,也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天坑”,应当说徐霞客是“天坑”这一喀斯特地貌自然构造的最初发现者。山之巅曾建有“齐云阁”。在抗日战争之初,人们在齐云阁前悬挂灯笼以作日本飞机来宜轰炸的警报。山巅崖石上镌刻“骑云”二字,又有明将李齐所书“极高明”碑刻,这三字摘自宋理学家程颐的“极高明而道中庸”句。然而最有价值的还是刻于山巅天池旁崖石的清庆远知府徐嘉宾述职碑。徐嘉宾,顺天(今北京市)贡生,清雍正五年(公元1721)由梧州知府调任庆远府。此公勤政为民,常年下乡,现场办公,现场解决问题,在任五年,在府署仅十个月,此等作风,难能可贵。离任时,此公将其任内工作述职刻石于会仙山之巅,心胸坦荡,真乃“宦绩可鉴昭日月”。

  会仙山,不独是岭南一座名山,一处胜迹,还是宜州一部历史教科书。

三读南山:上一篇
下一篇:承载荣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