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走进宜州 > 三姐文化 > 内容

承载荣光

【字体: 打印
日期:2017-11-20 11:29:00 来源: 作者:李楚荣 编辑:兰媛
  退休后,闲暇时带着孙儿到文庙公园消磨时光。文庙公园还处于初建阶段,只建了一座小石桥,其它配套设施全然没有,所剩的空地铺种了柔软如绸的绿草。即便如此,城东的市民还是有了一个休闲之所,有人在打羽毛球,有人在练太极拳,而更多的人在草地上闲坐。看着这恬静的情景,人们休闲的这块土地让我陷入一种沉思,同时一种沧桑感油然而生,因为我知道这块土地承载了宜州教育的重任,也承载了宜州人的荣光,是宜州最圣洁的土地。

  

  中国自古就是一个极为重视教育的国度,早在三千年前的商代,官方就设立学校,谓之“序”,周承商制,学校谓之“庠”。我想,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中,唯有中华文明五千年延绵不断,究其原因,恐怕与较早建立学校,得以在文明之初始就有统一的语言文字这个重要因素不无重要关系。秦始皇统一六国后,又经过六年艰苦卓绝的征战,付出沉重的代价,于公元前214年将岭南(广西、广东、海南岛和越南北部)纳入中国版图,并在岭南设立三郡以统治之。根据文献记载,此时的宜州属桂林郡。西汉武帝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设立定周县,这就是宜州建县之始,随着地方政权的建立,学校肯定是要随之设立的。汉唐时期宜州学校概况如何,史无记载,殊为憾事。

  隋朝以前选士任官,主要是以“荐举”为主要途径。由三公九卿、地方郡守等高级官员根据考察,把所谓品德高尚、才干出众的平民或下级官员推荐给朝廷,授予他们官职或官位提拔。这种方法,在当时学校少、学生少的情况下,应是合理的进步的任官方法。随着社会进一步的发展,这种荐举制度逐渐暴露出其腐朽性和落后性,甚至严重地制约了社会发展。特别是魏晋时期的“九品中正制”的选举制度,主要看出身高低,给地方官以营私舞弊的机会,所选的人才鱼目混珠,泥沙俱下,出现了“举秀才不知书”、“上品无寒门,下品无世族”的腐败局面。隋朝伊始,隋文帝杨坚鉴于历朝选举制度病入膏肓,决定尽废“九品中正制”等荐举制度。隋炀帝大业二年(606),创置进士科,用策问为主的考试方法来选拔人才,这就是以后历朝历代科举制度的起源。科举制度始于隋,形成于唐,至清末寿终正寝,延绵了1300余年。

  这种选拔人才的方法和途径大体是:1,每年秋天各州举行“取解试”,即经过州学的考试,合格的考生第二年春天解送礼部,参加礼部试(又称省试,明清以后称乡试),省试考中后,还须经参加皇帝亲自主持的殿试,于是形成了“州试、省试、殿试”三级的科举考试。2,明清以后,须经过知县主持的“县试”,知府主持的“府(州)试”和提学使主持的“院试”,考生被录取后,才取得入学资格和生员(俗称秀才)身份,获得参加科举的第一级考试(乡试)的资格,考中后称举人。3,明代始设国子监,举人会试(礼部考试)不第,入国了监(太学)学习,肄业者就获得做官的资格,可以说是“干部后备库”。4,科举考试三年举行一次。

  上面所说仅是科举考试的一般概况,各朝各代亦有所不同,但基本上大同小异。科举考试,以才取士任官,广开门路,一般寻常人家弟子也可参加科举考试,获得做官的机会,应当说是一种社会进步。

  广西推行科举制度始于唐代,但宜州在唐代的科举考试情况和学校基本情况如何?地方文献阙载,我们今天一无所知。到了宋代,宜州的学校和科考方面的记载开始见诸地方文献。宋代宜州的州学校就建在城东门外,即今天的文庙公园,之所以叫文庙,是因为州学西侧建有祭祀先师孔子的“孔圣庙”。此后宜州升为庆远府,又在此建府学校,故府学、县学都建于此,可以说这里是宜州教育的灵魂,是培养人才的摇篮,是千余年宜州最圣洁的土地。据载,宋代宜州州学培养的生员参加礼部主持的会试,中进士者共28人,在此不妨列出他们的芳名,以供后来者景仰:冯京、黎志、廖克明、韦安、韦经、韦安雅、韦民望、吴巨川、何谓、钟定、刘万敌、唐仪凤、何旦、区革、秦U、唐天U、唐总龟、周忠信、廖洪宁、雷景焕、谢云之、易震、易观、区文焕、朱宗寿、韦文虎、周德祖、诸葛镛。

  从以上姓韦者还可以判断中进士者还有不少壮族人士。宋代广西科考中进士数量第一的是静江府(桂林),第二平乐府,第三柳州府,第四庆远府(宜州)。值得大书一笔的是宜州人冯京,三元及第,即省试第一,会试第一,殿试第一。在1300余年的科举考试中,全国“三元及第”者只有11人,而远离京师的宜州却占了其中一人,这等荣光是何等的值得骄傲。据“宋史”载,冯京是以江夏(湖北武昌)的籍贯参加科考而三元及第的,但冯京的的确确是我们宜州人,这份荣光是属于宜州的。宋乾道元年(1165年)宜州知州李守柔就于文庙东侧建“三元祠”祭祀冯京。

  元代的宜州可能没有参加科举考试。到了明代,府学、县学都在文庙,这里便有了县学,府学初级的科举考试了。明代宜山进士者11人,举人99人。其中冯俊,官至四川巡抚;韦广,官御史,巡按江西,以廉干称;张@,都御史,?南巡抚,史称其“出为广东参政,转浙江左右布政,擢南京操江御史及巡抚南赣,最后巡抚河南,扬历中外四十余年,才华政绩倾动一时。”现在会仙山上还留存张@亲笔题书的诗刻碑三块。高嵩,官太仆寺少卿,卒于官,死后嘉靖皇帝赐金归葬宜山。这些进士、举人外出为官者,政绩声名不乏其人,在此不一一列举了。

  现在文庙公园的大榕树下,还静静地躺着一块碑刻,碑高200厘米,宽110厘米,厚20厘米,人们把它当作石凳闲坐纳凉,已将上面的碑刻文字磨平,近乎光滑如镜,碑文已无法辨认。二十年前,文庙还是县公安局所在地,当时的碑文已难辨认,但文字尚有痕迹,在一个雨后的黄昏,我借着斜射的阳光在碑文的投影,硬是一个字一个字地辨认,竟然全文录出。碑额为篆书“宜山县儒学科贡题名记”,现在此碑全文收入本人主编的《宜州碑刻集》一书中,这也算是我对地方文献做了一件小事。此碑记录明代洪武到正德年间宜山经过府,县学挑选而进入国子监深造的贡生名单,对研究明代宜山科举考试有一定的价值。有趣的是,此块题名碑的序言提及镌刻此碑的原因是“科贡题名碑,独宜一向稽缺”,而现在周边地区,甚至整个广西的“科贡提名碑”都佚失殆尽,而宜山“科贡题名碑”却独存于世,历史真会开玩笑!

  清代伊始,满族统治者就通过科举取士来笼络广大知识分子,进而消除广大汉族人民对满清统治者的敌忾情绪,决定顺治二年(1645年)秋八月举行乡试,次年春二月举行会试。清代选官取士仍然以科举考试为主,科举考试从内容到形式基本上因袭明代的制度。2002年11月在修建文庙公园平整土地时,出土了一块碑,名为“卧碑”,此碑刊于清乾隆十一年(1746年),但碑文内容却是顺治九年(1652)二月九日礼部颁发的布告。碑文开宗明义:“朝廷建立学校,选取生员,免其丁粮,厚以廪膳,设学院,学道学,官以教之,各衙门官以礼相待,全要养成贤才,以供朝廷之用。”很清楚地表明满清统治者施行科举考试,以选官取士的政策及兴办学校的措施。生中员(秀才)不仅可以免交粮税,还从优给予“廪膳”,就是政府按月给生员的廪米,食廪米者谓之“食廪生员”,省称“廪生”。碑文开列八条生员必须遵守的条例,教育要求生员要读书明理,务必修身以成为“忠臣清官”,以及不准“立盟结社”危害国家等等。名为“卧碑”,是因为此碑立于生员宿舍墙内,即使睡觉也可随时读看,时时警戒自己。细读卧碑,不仅明白满清统治者的良苦用心,更可以想见县学府学的生员们正襟危坐,一心静读圣贤书的情景,相信他们当中一定有许多人通过科考而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材。

  随着清朝的覆灭,整个封建社会寿终正寝,科举考试亦划上句号。此时文庙的县学,府学变成“宜山县中学”,但每年的祭孔活动仍旧,直至1927年的最后一次祭孔。1937年“七・七”事件爆发,日本军悍然入侵中国,抗日战争爆发。为了保护教育,保护人才,国民政府指示各高校南迁,一时间清华、北大、南开大学等名牌大学纷纷向南迁徙,悲壮的“文军长征”开始。浙江大学在校长竺可桢的带领下,先是迁往江西泰和,由于战事告急,1938年8月再迁到广西宜山。一时间,小城宜山热闹非常。试想想,当时的庆远镇居民一万余人,要接纳一、二千人的浙大师生和尔后不久从广东迁来的中国陆军军官学校第四分校的七千余人,要供应突如其来的近万人的生活物资,决非一件易事,宜山人民确实尽力了。浙江大学到了宜山,本部在标营,教务处即设在文庙。浙江大学的教师,大多是著名教授、学者,文化精英。如校长竺可桢就是著名气象学家,地理学家。苏步青是著名数学家,王淦昌是核物理学家,还有贝时璋、束星北、谈家桢、丰子恺,马一浮等等,一时间群英荟萃于文庙,星汉灿烂,璀璨夺目。王淦昌在宜山就开始核研究,是我国最早进行核实验的科学家。民国时期出现的新儒学,是对传统儒学空前的大总结、大检讨和大发展,出现了新儒学的三架马车――梁濑溟、熊十力和马一浮,马一浮无疑是三架马车的“马首是瞻”了。作为一代国学大师,马一浮在宜山讲授儒学,汇成集子,名曰:宜山会语。不久马一浮应蒋中正之邀请,离开宜山,到重庆主持“复性书院”。1938年11月19日,校长竺可桢在文庙制定校训“求是”,又请马一浮撰写浙大校歌。七十年后,浙江大学高层领导回访宜山,无限深情地将宜山称之为浙大的“精神家园”。2002年,我计划建一碑廊,复制了一块由我书写的竺可桢于1939年8月撰写的“国立浙江大学宜山学舍记”碑,2005年浙江大学领导回访宜山,当时的市委宣传部长杨荣来指示将此碑立于文庙――浙大当年的教务处原址。现在这块碑就立在文庙的大榕树下,她似乎是浙大人不屈精神的象征,也是这段峥嵘岁月的见证。浙江大学计划在文庙建一纪念馆,我曾见过纪念馆设计图,在文庙的草地上,是一摞摞由书砌成的行李担,满满地堆放在草地上,一行行,一摞摞,寓意浙江大学西迁宜山,多么深刻,又多么简洁,令人回味。抗战时期的文庙所承载的荣光是任何一个历史时期都无法比肩的,这些文化精英,民族背脊与其说给了文庙无上的荣光,倒不如说给了宜州人民无上的骄傲。

  文庙是神圣的净土?她承载千余年的荣光,这份荣光同时属于宜州人民。

会仙远眺:上一篇
下一篇:从宜州碑刻透视地方历史文化(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