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走进宜州 > 三姐文化 > 内容

宜州古代交通及其区域经济状况初探

日期:2017-11-20 16:05:00 来源: 作者:邱伟华 编辑:韦祖杰
    宜州,秦属桂林郡地,汉改属郁林郡。武帝元鼎六年(前111)设定周县,为宜州最早建制。定周县辖今河池市大部分及忻城、凌云县地,县域踞占整个桂西北大部,处大西南通道要冲位置。“西晋时期,已初步开拓连贯桂黔沟通京城的驿道”(《广西公路史》P13)。唐宋至明清,宜州为历代州郡府路司治地,驿道益臻完善,州府、州县之间道路四通八达,又有龙江、中州河水上航道,从贵州入宜州出柳州直通广州,贯通黔、桂、粤、港。由于古代宜州有着桂西北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和军事重镇的特殊地位以及其发达的交通网络,对于促进宜州地方的经济发展、文化繁荣发挥了积极的促进作用。

  

  宜州古代交通建设的优势

  西汉王朝平定南越,置交州。汉制,州领郡,郡领县。交州辖南海、苍梧、郁林等七郡。武帝元鼎六年(前111),郁林郡设定周、潭中(今柳州)等六县。定周县域为今河池市大部及忻城、凌云县地,县治在今宜州市庆远镇。魏晋南北朝,定周先后易名龙刚、龙定。唐贞观四年(630),县域设粤州,旋改宜州,别置龙水县(今宜州),为州治。宋宣和元年(1119),龙水县改宜山县,为州治,州同时置庆远军,亦为军节度使治所;咸淳元年(1265),庆远军升庆远府,府治宜山县,直至明清。

  西汉时期,国内水陆交通迅速发展,形成以京都为中心向四面八方辐射的交通网络,驰道遍及全国,车辆畅行各地,其时,地处“粤之西鄙”的定周县亦有通往郡治的道路。又“潭中县到郡(今贵州省域)驿道为西晋所辟,即自潭中县经旧县(今柳城县境)、宜州往西,与郡驿道相接”(《柳州交通志・道路》),即说明了西晋时期,宜州已初步开拓连贯桂黔的驿道。

  唐宋以左,县历为州府治地,府县同城。唐高祖武德间(618~626)河间王杨庆,太宗贞观间(627~650)汉阳王李瑰、左武侯大将军郑元寿,玄宗天宝元年(742)大将军吴怀忠,昭宗大顺二年(891)亚将苏仕评,先后任宜州刺史,他们为治理宜州、平叛戡乱,对地方的道路交通和城池建设十分重视,修筑由府(县)城向东、西、南、北的道路,连通各县及羁縻州。北宋时期,由于宜州在岭南地区的政治、军事地位益加凸现,其地方道路交通亦愈显重要,朝廷更注重修缮宜州东通柳州、西经河池南丹贯通云贵、北向罗城天河连接静江府(今桂林)的驿道,提高驿道通过能力。庆历四年(1044),环州(今环江县地)欧希范起兵反宋,称大唐国,宋廷即命京西转运按察使杜杞为广西转运按察使兼安抚使率部镇压;皇佑元年(1049),侬智高反叛攻下邕、宜、宾州,宋廷命狄青率将平叛,杨文广随之,后文广出任广西铃辖兼判宜、邕二州,任宜州刺史,屯兵德胜;崇宁元年(1102),宋将黄忱率兵平安化(今环江地)酋蒙光有得胜,置营德胜寨。当时的德胜,是宜山县西部军事重镇,为州府城之西部屏障,其道路通东、西、南、北,控西、南、北七十二峒蛮巢。

  北宋后至南宋初,宋的北方马源断绝,军事所需要的马匹绝大多来自大理国(今云南省域,时未属宋)。神宗元丰年间(1078~1085),朝廷在广西邕州(治所在今邕宁县)设专购大理马的官员,置邕州马市,然马市则在横山寨(今田东县)交易,贩马者为自杞、罗殿(今贵州安顺、兴义地)人。久之,自杞、罗殿两派相争斗,自杞人克服万难,开辟大理直通宜州路线,绍兴三十一年(1161)宜州设立马市。马贩们将从贵州、大理贩来的马匹直抵宜州,转而过柳州,北上进入湘桂走廊直达岭北。此时,“由柳州经宜州至夔州(今贵州)的驿道已经成为西南诸藩遣使朝贡的主要路线”(《柳州交通志・道路》)。又由于广西与云南、贵州的商贸往来,云、贵地方的鸦片及土特产经驿道马驮或由龙江、中州河水运至宜州的怀远、庆远码头,转运柳州、广州,形成了滇、黔连结桂、粤的水、陆交通通道。

  明清时期,朝廷及地方官府为巩固宜州地方的政治统治和加强对地方经济开发与掠夺,更注重地方道路交通建设。明弘治五年(1492),析宜山县地分置永定、永顺正副3个长官司。永定、永顺长官司即特别注重域地内的交通和圩场建设,改变各里、哨及垌场间相互隔离。明万历八年(1580),朝廷为镇压右江道八寨(今上林、忻城县域)壮族人民起义,整修宜山往南即宜山、忻城、上林、宾阳驿道。清一代,庆远府、宜山县地方长官在进一步完善域内道路通衢同时,致力于河川桥渡及商运码头建设。由府城庆远,东至三岔,有洛潢、三和等14座桥,洛潢为明万历(1573~1621)间修,清雍正间(1723~1736)重建,三和桥嘉庆八年(1804)修;西至德胜,有定远、青阳等8座,均为清康熙、嘉庆、道光年间修建;南至永定土司,有六坡、龙桥等13座,多为清嘉庆、道光间修;县城北五十里有天桥。县城北之龙江,有上、中、下三渡,其中渡在城北门,清光绪间改为义渡,各地尚有思吾、大曹、怀远、东江、邱索等渡,所有津渡均配渡夫2或3名。县域有商埠码头5个,其中庆远码头2个,怀远码头2个?三岔码头1个,这些商埠码头始于宋,繁荣于明清。

  宜州古代发达的交通网络

  西晋时期龙刚县即有连贯桂黔沟通京城的大路?唐贞观四年(630)县域设宜州,州领龙水、崖山、天河、东玺四县;贞观十二年(638),州置整平郡领八县,置忻城郡领七县,州郡之间、郡县之间,道路四通八达。宋明清三代,宜州域境的驿道交通日臻完善,水运交通迅速发展,形成宜州古代发达的水陆交通网络。

  北宋初年,宜州以州城庆远为中心,其东、西、北三方向已有驿道互相联通。东向柳州,折而北上桂林,直达京师;西向河池、南丹往贵州、云南,这条东西向驿道,是滇、黔朝贡路线;北向驿道是宜州往天河、罗城县线路,为罗城、天河向朝廷进贡在宜州集中转运的贡道。宋将杨文广、黄忱均在县西八十里的德胜置镇设寨屯兵。德胜有南至猴峒、邱索、加旁、果怀各塘堡直至白土巡检司60里道路,西北至思恩(今环江县)、黎明关、荔波(今属贵州省)进贵州道路,东西向有由柳州过县城达德胜西向河池、南丹直通贵州的驿道。源于贵州三都县的龙江、源于贵州荔波县的小环江(又称中州河)以及源于天河县的临江河(古称思吾小江),编织了宜州水路交通网络。龙江自河池入境,经拉浪、怀远、庆远、洛东、三岔,东下汇入柳江,为柳江最大支流,流经宜域216里;中州河上通环江县,下经拉稿、右岸、索敢、北关、安马达怀远商埠码头,境内80里;临江河经天河县南流过古龙、流河汇入龙江。宋崇宁三年(1104),北宋一代文豪、著名诗人、书法家、江西诗派始祖黄庭坚就是从柳江溯龙江而上到达宜州。南宋初,宜州马市的建立,贯通宜州东西的驿道又被用作买马道,此道进一步把宜州与西南诸省的商贸紧密联系起来。

  朱明王朝,从太祖洪武二十八年(1395)至神宗万历三十三年(1605)的210年间,庆远府治(宜山县)域及周边州县兵事不断。洪武二十八年(1395),朝廷在庆远设卫指挥使司,永乐六年(1408),迁河池守御千户所于宜山县德胜镇。庆远卫辖左、右、中、前、后及河池守御千户所六所,分驻十三屯四十六堡,仅宜山县就有卫旗兵756名,各堡募兵1061名。军事行动,兵贵神速,道路交通至关重要。这一时期,宜州境域府县之间、乡里之间、屯堡之间道路纵横。洪武至永乐年间(1368~1424),明王朝在府、县城庆远设置宜阳水驿,在县西八十里的德胜镇设置马驿,嘉靖三十六年(1557)在县东四十里的大曹镇设大曹驿,供过往官员停留和传递官府文书。万历八年(1580),朝廷又整修宜山往南即庆远―忻城―上林―宾阳的驿道,使宜州完善了其东、西、南、北四向官方驿道。明廷析宜山县地设置的永定、永顺正长官司和永顺副长官司,都有通达府、县的道路,永顺副土司还辟有从江口码头溯龙江而上直达庆远府城、顺龙江直下柳州的水路交通线。

  满清一代,宜州地方水陆交通网络可以说是十分发达的。顺治至康熙(1644~1722)年间,清廷革废明代设置的卫所屯堡,另建兵制机构,在县内各水陆交通要道汛地设塘,分设若干水塘、陆塘、水陆塘,派兵驻防兼传递官府文书。至清道光八年(1826),以宜州为中心通往各地的陆路驿道就有,东向:庆远镇―油路塘―小曹塘―三堆塘―大曹塘往柳州而桂林;西向:庆远镇―古石塘―独山塘―大峒塘―怀远塘―十里塘―太平塘―桥军塘―德胜塘―羊角塘―落索塘往河池、南丹而贵州、云南;南向:庆远镇―思榄塘―土桥塘―三寨塘―烽火塘往忻城、上林、宾州;北向有两条驿道:庆远镇―流河塘―藕塘―天桥塘―马肠峒往罗城、融县而桂林及庆远镇―上枧塘―归顺塘―长沙塘往天河县而桂林。另外,宜州西部重镇德胜镇亦有通往西北、西南的驿道。往西北:德胜―米岭塘至思恩(今环江县),过荔波县(今属贵州省)进入贵州;往西南:德胜―猴峒塘―邱索塘―加旁塘―果怀塘至白土土司(今金城江区),入河池县界。水路交通有龙江河、中州河、临江河三条航道。龙江自河池州入境,经怀远、庆远、三岔三大商埠码头,东向柳州、梧州直指粤港;中州河自思恩县入境,经拉稿、索敢、安马圩场码头抵怀远商埠码头汇入龙江河;临江河由天河县入境,经小龙、下枧圩场码头至马安汇龙江河。

  宜州古代交通对地方经济和文化发展的促进作用

  宜州古代发达便利的交通,对地方经济开发和文化教育的发展起到一定的促进作用。

  宜州域地广阔,农业、林业和矿产资源丰富。《一统志》记载“宜山县东西广一百八十里,南北袤七十里”;《庆远府志》载“白粳,庆地水田皆种,谷食此为第一”;民国七年版《宜山县志》更详细记载了宜山县的都岭、思农、上里、下里、洛西、洛东、洛目、下青、上青、顺安诸里皆是“稻梁之饶,无秋不熟”以及“油、米、麦、白糖、黄豆所聚,烧酒、烟叶驰名”之地,而归化、洛东、洛目、顺安各里,又是产桐油、干笋、五加皮及“山货出处”;《粤西丛载》载“宋,宜山县有宝积监……,取矿砂入炉炼一昼夜始成铅汁,又入小炉再炼之,始成银以充贡”;《桂海虞衡志》曰“丹砂,《本草》以辰砂为上,宜砂次之。今宜山人云,宜砂老者白色,可入炼,势敌辰砂”。因此,自宋以来,历代王朝对宜州?农业和矿产开发颇下功夫,收取丰厚的田赋税课。

  历代王朝开发农业主要采取兴修水利,引进先进生产技术的办法。宋元以来,官府?织民众修建官坝蓄水灌田。宋末,宜山县在城南郊之六坡修建官陂,元至正年间(1341~1368)重修扩建,“导官坝,疏龙塘,众流汇于城南,灌注西濠,溢于东关”(《宜山县志・纪地》),引灌农田八千亩。明万历年间(1573~1619),富户“罗十万”出资三箩银子在洛寿河建坝,筑渠十多里,灌田近千亩,民国27年重修扩建,灌田一千五百多亩。明代全县有陂塘13处,清末民初有184处,灌田3.5万亩。明嘉靖年间(1534~1543)知府林庭杓拨公款扶持宜山农民种桑养蚕,以获商利;清康熙二十八年(1689)柳庆协副将杨彪招谕粤东阳山县流民到宜,“给予牛种,令其垦种”,并“世耕其地,并无贼役”(《宜山县志・纪官》),这些流民带来广东先进农业生产和种植烟叶的技术;光绪三十年(1904),庆远知府王祖同兴办习艺所,培养宜山县的织锦人员,以促纺织业。宜州农业以种植水稻、玉米、黄豆、甘蔗、花生为主。明万历间,宜山县官民田地1188顷35亩,比周边的天河县189顷54亩、河池州371顷80亩、思恩县547顷21亩分别多998顷79亩、816顷55亩、641顷14亩;向朝廷交缴田赋编条银是:宜山县2282两3钱,天河县593两9钱,河池州520两2钱,思恩县666两7钱,宜山县交缴田赋银是天河、河池、思恩三县(州)所交田赋银总数1780两8钱还多501两5钱。此外,宜山的采矿、烧窑、制糖、纺织、酿酒及家庭养猪发展得相当成熟,到清一代,大米、黄豆、黄糖、桐油、生猪为宜山县出口大宗。

  发达的陆路交通和得天独厚的江河水运,使宜州的商贸经济繁荣昌盛经久不衰。北宋初期,由云、贵经南丹入宜山再到柳州、桂林而直通京都的滇黔朝贡官道,成为宜州通往全国的重要的商旅之道。南宋时期,贵州商人用马帮驮着鸦片和土特产,经南丹、河池到怀远、庆远,然后装船运往柳州、梧州、广州。明清时期,广东、贵州、江西、湖南等许多外省商人云集庆远、怀远开设商行,便利的航运,将广东的盐巴、布匹、纱锭、海产品、钢材、煤油等源源不断地运到庆远、怀远批发销售,又把从贵州、南丹、河池、环江运来的矿品、鸦片、牛皮、药材、茶叶、贝果以及宜州地方特产生猪、大米、黄豆、蔗糖、桐油、薯良、干辣椒等大批收购、装船,源源不断地运往广东、香港。当时,每天聚集在怀远商埠龙江和中洲河水面的各地来往商船有几百只,多时近千只,怀远码头运输量年达5000余公斤,是宜山县最繁荣的商埠码头。清代,宜山县除庆远、怀远、三岔三大商埠外,尚有物产盛出、交通便利的集市圩场35个,而周边的天河、河池、思恩、忻城各县的圩场分别是10、17、17、10个,均不达宜山县的半数。

  宋代,宜州已有州学、县学、书院及义学、私塾,地方文化教育渐兴。宋、明、清时期,一批任职、流寓、考察宜州的官员和文化名人,对宜州的文化繁荣起着极大的促进作用。仁宗庆历间(1041~1048),朝廷名臣、诗人赵任宜州通判,其“惠士爱民,暇则集诸生于香山寺,讲身心性命之学,士风丕变”(《宜山县志・纪官》);崇宁三年?104),一代文豪、著名诗人、书法家黄庭坚羁管宜州,他把中原读书、科举之风和他崇高的人格精神带到宜州,激励宜州学人。自宋淳熙四年(1177)知州韩璧创办州学始,其后许多深知“教化兴行”的州府县知事,都重视修学馆建书院,使“为士者知名教之重,礼义之尊”。宋、明、清三代,庆远府领宜山等5县、1州、3土州、3土司共11县(州)地,有州、府、县学、书院24所,其中宜山县有14所,培养了一大批功成名就的历史人物,仅宋一代,宜山县高中进士28人,其中冯京“三元及第”,黎志为进士及第(榜眼)。宋庆元间(1195~1200)宜州司理参军陈泾在《府学建阁记》中说宜州“每举应书之士不下五六百人,前冯后黎,相望而出”(《宜州碑刻集・教育》),明朝天顺六年(1462)大学士彭时撰《府学科贡题名记》云“仁渐义摩,远过前代,故其民风士习日盛一日,渐与中州等”。宋、明、清时期,宜州地方文儒不论科考登第、入仕为官者,或潜心学问、逸居乡野者,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博学、多艺、著丰,从道光八年版《庆远府志》和民国七年版《宜山县志》中初略统计,宋、明、清三代宜山县儒人有著作总计38部185卷,其中文集22部136卷,诗集13部40卷,志书3部9卷。

  曾任广西省副省长、自治区政府副主席、广西通志馆馆长的莫乃群先生在其《广西地方简史》中说道:“绝大多数的广西驿道是出于军事或政治的需要而修建,但客观上也对经济与文化的发展有所促进”,宜州古代发达便利的交通网络建设和成就,尽管其最终目的是历代统治王朝为了他们的政治统治、军事战争和经济掠夺的需要而为之,但客观上对宜州地方经济、文化、教育的发展,起到一定的促进作用的。

  (作者:邱伟华・宜州市地方志办公室)

寿星蓝祥年龄考详:上一篇
下一篇:名垂青史的宜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