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走进宜州 > 三姐文化 > 内容

名垂青史的宜州人

【字体: 打印
日期:2017-11-20 09:18:00 来源: 作者:邱伟华 编辑:兰媛
    宜州,自汉武帝元鼎六年(前111)置定周县始,已历经2100多年;又唐贞观初设州直至1957年,为历代州、府、郡、路、司、行政专署治地,成为桂西北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及军事战略重地亦1300余年。悠久的历史,优越的政治地位及良好的社会环境,为宜州培育造就了众多优秀的历史人物,如三元及第、立公为朝、官至参知政事的冯京,天性刚毅、顾恤民情、忠孝双全的巡抚冯俊,为官四十年、扬历中外、才华政绩倾动一时的张煊,简亮自任、博学广识、名载中华史册的李文凤,以及韦经、韦广、高嵩、董其英、余犹龙、璩嘉骥、彭献寿等众多的以廉称著、政声显赫、人民崇戴的人物。这些宜州历史人物的事迹,分别被《宋史》、《明史》、《方舆胜览》、《粤西文载》、《广西通志》、《庆远府志》、《宜山县志》录载,他们的著作亦被宋、明志书的《艺文志》以及《四库全书提要》等专著收录,他们是名垂青史的宜州人。此外,宜州还有一大批才华横溢、不问仕途、潜心学问、著作甚丰而蛰居乡野,致力于地方文化教育的乡贤儒者,如吴渊、陈元迪、杨益新、吴中华、蓝芹、蓝芳、姚衍烈、蓝景章、璩湘帆等,他们也是名垂青史的宜州人。

  

  之一

  伟哉,奕奕冯公

  中国,自隋炀帝大业三年(607)开科取士,用考试办法来选取进士,拔用贤才,至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废除科举,期间经历了一千二百九十八年。在这一千二百九十八年间,通过科举考试,考取进士者近10万人,他们是社会的精英。又自唐初至清一代,科举考试共产生状元638名,这些状元与10万进士的极低比率,不可说不是凤毛麟角,不可说不是精英中的精英,所以,自宋以来,凡获状元者,往往都成为执政大臣。但是,状元中的“三元及第”者,更是极品精英。中国科举以来的一千二百九十八年间产生“三元及第”的极品状元仅13名,这13名极品状元中,广西占了2名,《广西历史知识》(广西人民出版社・1990年)载有:“冯京,宜山人,宋皇v元年状元,三元及第”,“陈继昌,临桂人,清嘉庆二十五年状元,三元及第”。

  冯京,宋真宗天禧五年(1021)生于宜州龙水县冯家村(今宜州市庆远镇状元湾村)。冯京自幼颖悟非凡,勤奋淬励,15岁随父游学四方,拜名师,交益友。庆历八年(1048)在鄂州参加乡试夺得解元,皇v元年(1049)二月参加会试中了会元,随之参加殿试高中状元。冯京考中状元后,先后任监丞、府通判、图龙阁侍制、翰林学士、开封知府、陕西安抚使、端明殿学士、太原知府、御史中丞,直至枢密副使、参知政事,掌管国家军政大权。冯京仕历仁宗、英宗、神宗、哲宗四帝,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刚直不阿,公正立朝,为国鞠躬尽瘁,功绩彪炳青史。绍圣元年(1094)冯京病逝,哲宗帝罢朝一日,亲临冯京灵堂致奠,特赐龙脑水银入殓,赠官司徒(正一品),赐谥文简。

  冯京逝世后,全国许多地方都为他立祠堂建庙宇以纪念,冯京故里宜州的人民在县城多处修建有三元祠、乡贤祠、三贤祠,以崇祀冯京,一些府学、县学、书院的纪事碑亦以冯京为楷模激励后学。1996年,宜州市人民政府在冯京故居冯家湾村南的龙江北岸兴建冯京公园,永远纪念这位促使宜州人奋进,令宜州人自豪的古代乡贤。

  生于斯,长于斯,宜州少年之才俊

  宋真宗天禧五年(1021),冯京出生在宜州龙水县城西北郊里许天门山南麓冯村(今宜州市庆远镇龙江社区状元湾村)。这个村落,是北宋初年一个冯姓人家由北方迁来此定居,后来人口渐多,聚成村落,叫冯村,亦称冯家湾,这就是冯京家族在宜州生活繁衍之地。《方舆胜览》云:“庆历间,廷对第一,解省又俱首选,时号三元。……其生长于宜,其游学随所而往。祖茔在龙江浪埠北,今有冯村”。1981年在河南密县出土的《冯京墓志铭》中有“冯氏旧家河朔,五代之乱,避地走宜藤间”之语,即道明冯京家祖迁徙宜邑的玄机。

  冯村背倚天门山,天门山独立挺拔,山头圆平,酷似一顶官帽。村前是开阔的田畴,龙江自西而东宛然而过,龙江上渡(又名浪埠)将冯村与州城连接,隔江相望的是九峰相连的九龙山。村左前方有形似骆驼的骆驼山,右前方有状如龙角的龙角山。天门山北有一条临江河,自天河县(今属罗城县)南来汇入龙江。凭据冯村及其周围的山形地势,当地流传这样的民谣:头戴平天帽,足踏万年河;左手扶骆驼,右手攀龙角;前面九龙来戏水,后头龙尾通天河。说这里是风水宝地。又传说,冯京出生前十几年,其祖父病逝后安葬在天门山上,地理先生说这穴墓地是“照天烛”,后人必大贵。更有传说,冯京出生的那天晚上,冯村的几位家族长者都做着同样的梦,梦见一群人敲锣打鼓、燃放鞭炮,热热闹闹地举着考中状元的捷报送到村中冯式家里。待到天明,长者们一同到冯式家去探看,才知当晚冯式的妻子金氏生了个小胖娃。这小胖娃就是28年后考中状元的冯京。

  少年冯京确实天资聪慧。三四岁?,其母金氏就教他读书识字,七八岁就会吟诗做对和写文章。十三岁那年,冯京被宜州知州冯伸已接到家里陪儿子冯小宝读书,十分赏识少年冯京的才学。《庆远府志・职官志・宦绩》载述:冯伸已在宋仁宗天圣(1023~1032)初年任桂州兵马都监,俞献可推荐出任宜州知州,天圣中改任桂、宜、融、柳、象沿边兵马都监,后以礼宾使复知宜州,再迁洛苑使,知桂州兼广西铃辖。后平安化乱,迁西上阁门使,再知宜州。冯伸已屡知宜州,宦绩显,口碑佳,是颇有建树的知州。知州冯伸已如此看重冯京,延请为儿子的陪读,可见少年冯京的才学超群,远绝常人。仁宗景v三年(1036),做了两年知州衙内的陪读后,十五岁的冯京随父母应伯父冯武之邀迁居藤州(今广西藤县),离开故乡宜州冯村。在宜州,少年冯京英爽俊逸,气盖一时,翰蹊墨径,绝人甚远,是宜州历史上罕见的少年才俊。

  三元及第,文韬武略,定国安邦之栋梁

  冯京迁居藤州,在伯父冯武家开办的兼有文馆武馆的学塾学习,白天学文,早晚习武。过了几年,冯京又随父母迁居鄂州(今武汉市)之咸宁。在咸宁寒窗苦读几年后,即到江西、江苏、浙江等地游学,拜访名师,结交益友,学识大长。

  庆历八年(1048)八月初,冯京在鄂州参加乡试名列第一,得了解元。皇v元年(1049)二月,冯京参加礼部主持的会试,会试结束张榜,冯京又名列第一,夺得会元。同年三月,冯京参加由皇帝亲自主持的殿试。这次殿试只有策论题一道:《盖轸象天地》。冯京充分领会题意后,即根据《考工记》中“轸之方也,以象地也;盖之园也,以象天也”和《中说》中:“天为盖,地为轸,善为道者终无尽”的简明释意,举例阐述治国兴邦,本乎天地之道是无穷无尽的,并根据平日留心国事,了解民情的实际,分条详述富民强国的方策。顺笔写来,洋洋万言。考毕,殿外张榜公布,冯京名字高居榜首,为进士第一名,高中状元。冯京是中国科举考试史上第七位“三元及第”的状元。冯京成了“三元及第”的“冯三元”。

  宋代,考中状元者无论年龄多小,都可直接为官,担任一任地方官后便可回到中央,甚至直接进入馆阁执掌大权。冯京考中状元后,被朝廷任命为将作监丞(职掌宫室、宗庙、陵寝等项营建及宫中服饰等项制作官署的官员),开始其仕途生涯,为日后安邦定国之肇。

  皇v三年(1051),冯京调任荆南府通判,执掌对府的行政、军事的裁可、连署和监察官吏的实权。是时,荆南府屡遭旱涝灾害,人民困苦不堪,盗贼蜂起。冯京到各县视察灾情后,一方面将灾情如实上报,一方面严令各县依据各户灾情轻重分别给予减免租赋,同时准许各县动用常平仓的粮食救济灾民,及时发动绅商富户乐捐钱物赈灾,并责成各县拨款或劝导富户捐钱雇请当地能劳动的灾民修筑灌溉和排洪渠道,既可缓解来年灾情,又可使灾民可得工钱养家糊口。一年后,灾区人民逐渐渡过生活难关,亦恢复了正常生产。这时,冯京奉调回京,府人闻讯,“吏民拥马首,不听行”(《冯京墓志铭》),足见荆南人民对冯京的爱戴。

  由于西夏多次发兵攻略陕甘边境,西蕃首领亦常藉端滋扰,国无安宁。英宗治平二年(1065),朝廷命冯京为陕西安抚使经略边疆(辖境约当今之陕西和宁夏段长城以南、秦岭以北地区及山西西南部、河南西北部、甘肃东南部地区)。冯京到任后,即令边境各县速修城池砦堡,准备器械粮秣,整军经武备战,并奏准重建古渭寨(今甘肃陇西县南)以阻西夏南侵。同时采取柔怀政策,安抚西蕃各部,授予其首领适当官职,以断西夏国胁众南下通道。平治三年(1066),西夏国主李谅祚率兵进攻大顺城(今甘肃省华池县东北),被早已戒备的守军以强弩压阵,李谅祚中箭受伤,仓皇逃去,冯京接受了西夏部将搜名山及所部的投降。治平四年(1067)三月,西夏国遣使向宋朝廷进贡并谢罪,朝廷优诏答之。

  熙宁九年(1076),茂州(今四川茂县一带)蕃部起兵反宋,其首领阿丹胁聚戎军羌人进逼鸡棕关,以攻夺成都府。英宗皇帝下诏命冯京以资政殿学士、右谏议大夫衔出任成都知府,率兵前往镇边平乱。冯京即整饬军戎,进抵茂州,阿丹亦率众到达。两军列阵相对,阿丹见冯部军容整肃,士气高昂,已有几分畏惧,经冯京派人前往劝其息兵宁民,永敦和好,阿丹即退兵十里扎营,派一部将到冯京兵营表示愿降官军。冯京部下将领皆主张“穷根穴深入”,受降后挥军荡平羌人地区,杀尽阿丹兵众,惟冯京力主推诚言和,安抚宁边,遂奏经朝廷,接受阿丹降,并对其所部“恤伤残,给以稼器糗粮使归”,令“?人出犬豕盟,愿世为汉蕃”(《冯京墓志铭》)。

  冯京为朝辅政,刚直不阿,公正立朝。至和元年(1054),仁宗皇帝赵祯宠妾张贵妃逝,宰相刘沆为迎合帝意,讨好张家,奏请册封张贵妃为皇后,皇帝诏准。时任礼官的吴充以宫中有曹皇后在,不当另封皇后而上疏表示反对意见。刘沆接疏,即调吴离京贬任高邮县。冯京不平,上疏转奏仁宗帝,申说吴充所议实合礼法,不应加罪贬逐。刘沆又即奏请皇帝把冯京贬去亳州。虽“仁宗曰,‘京亦何罪’,但解其居注”(《宋史》),即冯京虽未被外贬,但被罢免了“起居注”?侍从皇帝及记录皇帝言行的官员)职务。

  神宗熙宁二年(1069),王安石任参知政事(副宰相),推行变法,史称“熙宁变法”。变?时,由于社会阶级矛盾、民族矛盾及统治集团内部矛盾、社会危机、执行变法不善以及自然灾害等原因,熙宁五年(1072),监安上门官员郑侠绘一幅反映人民困苦不堪、流离失所情景的《流民图》并灾情奏折递送银台司(掌官民申诉、举报的官署)转奏神宗皇帝,皇帝动摇了变法信心并下诏罢青苗法等新法,新法派主要人物吕惠卿等指责郑侠蓄意“攻讦新法,扰乱朝政”,奏请神宗帝将郑贬为地方官。又因郑的灾情奏折中建议“以冯京为相,方可安邦兴国”,吕认为冯京与郑勾通,提出弹劾冯京贬出朝廷。冯京在与新法倡导者、新法派首领王安石对新法的辩论中虽言辞激烈,但纯属就事论事,绝无涉及个人是非。后来,吕惠卿得势,转而攻击王安石,并举报王给人的书信,有“勿使齐年(冯京)知”之语。神宗皇帝认为冯京为人正直,授以给事中、谏议大夫知枢密院(掌国家军事机密和边防军事)。

  冯京御边守疆,表现出一代名臣的文韬武略,在京任职,则显示其刚直不阿、不结朋党、公正立朝的忠良品格。

  名垂千秋,德荫桑梓,宜邑永远之楷模

  哲宗元v元年(1086),冯京66岁,被授银青光禄大夫;二年,授保宁军节度使知大名府;五年,授检校司空,改任彰德军节度使,时以年老向哲宗帝请求致仕(退休),帝不准。后冯京复五次请辞,帝仍不准,授宣徽使(内廷机构大臣,侍从皇帝,备顾问应对)。次年,再请辞,得准以宣徽使太子少师(正二品)致仕,加封太子太保(从一品)。哲宗绍圣元年(1094)冯京病逝,时年74岁,哲宗帝亲临致奠,赠官司徒(正一品),赐谥文简。

  冯京作为辅佐仁宗、英宗、神宗、哲宗四朝大臣,政事、武功业绩显赫,终老未曾一日弃书,著有《潜山文集》20卷,奏议10卷,长于诗赋,有大量诗文。其文章平易,笔札清劲,气格如其人。

  南宋以来,鄂州咸宁、广西藤县及全国有冯京遗迹的地方,都建有诸如“三元祠”、“三元殿”、“三元亭”、“三元桥”类祠、殿、亭、桥等建筑,以崇祀和纪念这位历史名人。宋孝宗乾道元年(1165),冯京故里宜州的知州李守柔建“三元祠”于府学圣庙左侧,祀宜州先贤文简公冯京,州通判郭见义作《三元祠记》,备述冯京自少苦读、气盖一时、翰蹊墨径、绝人甚远,终于武昌而发解,三元及第而仕政,又详述建祠之旨,以励乡人。明正统间(1436~1450),庆远知府杨禧重修三元祠。嘉靖十三年(1534),知府林庭杓复修,提学潘恩序其事。明清两代,三元祠得到多次修葺或重修。明嘉靖二年(1523),知府王显高将东乐祠改建“四贤书院”,祀宋四贤冯京和吕q、赵卞、黄庭坚。在城南南山寺(此寺建于宋代)侧,州人建有三贤祠,祀冯京、黄庭坚、余靖,清庆远知府商盘有三贤祠诗“有功在祀典,俎豆历千年”。清康熙五十七年(1719),庆远知府高茂选重修三元祠,改为乡贤祠。

  自宋以来,宜州教育渐兴,盛于明清。从宜州现存的府学、州学、文馆、书院纪事碑刻中,都以冯京为地方学子之楷模,激励后学“以经术为先,以文辞为尚”、“奋起云路”,这是冯京德荫桑梓使然。宋嘉泰元年(1201)的《府学建阁记》开篇“宜为岭右偏垒,僻在西陲,然而声教之所暨,文轸之所薄,每举应书之士不下五六百人,前冯后黎,相望而出,未曾无才也,作成之地在加之意耳”,其冯即指冯京,黎即指黎志,冯京皇v初年三元及第,黎志治平四年(1067)进士及第,中榜眼,仅次状元,冯、黎都是宜山人。宋嘉定十六年(1223)的《州儒学御书阁记》有“宜处西陲,学成最先。事有郡人擢三元而登端,揆文物彬彬,迄今可想”之语,其“擢三元而登端”者即指冯京。明正统八年(1443)的《宜山县儒学科贡题名记》有“宜,古百粤地也,虽僻在中州万里之外,然山川秀异,实性灵气所钟。自宋冯京以三元倡而英才继作,迨皇明而日盛矣!”。明天顺六年(1462)《府学记略》载“宜州,自宋迄今,人物科甲之载于郡志者,比比也,得非所谓由教而入者欤……又以宋冯京皇初随父寓武昌登解,省庭试皆居第一,立祠肖像以祀之”。清乾隆二十一年(1756)庆远知府李文琰撰的《庆阳书院记》亦有“庆为古宜州,素号文物地,掘起宋明者有冯三元、黎鼎甲、陈都宪诸公。山川未改,钟降匪谣,要在培养乐育之而已”之感叹。另外,在历代宜州人撰写的许多文章著作中,亦有不少赞誉冯京的内容。

  自宋以来,冯京的精神总是激励着宜州莘莘学子努力奋进,冯京的名字永远地镌刻在宜州人的精神王国里。

  之二

  冯俊,铮铮铁骨伟丈夫

  据史料,自宋以降,宜州历史名人数以百计,其政绩文声尤彰者亦数十人,而身居右都御使,行举劾百官、行政监察、兼刑事司法之职的位高权重却清廉一世、忠孝双全的当推冯俊。冯俊,字士彦,明代庆远府宜山县人,代宗景泰庚午(1450年)参加广西乡试中举,英宗天顺庚辰王一夔榜进士。初授刑部浙江司主事,历员外郎中、按察副使、按察使、左布政使、右副都御使、巡抚四川。其天性刚毅、遇事敢为,清廉之性老壮不渝;其孝双亲、抚弟孤、善宗族,清心寡欲、无妾媵之奉。冯俊67岁那年,因劳累过度病卒于四川省行台,“卒之日,一无所有”(《粤西文载》),明孝宗帝闻讣,谴官谕祭,后移棂回到故乡宜山县,安葬于县城庆远西南郊的九龙山麓。

  永远的宜山人

  冯俊先世是庆远府宜山县人,后来入仕在湖广的江夏(今武汉)为官,子孙随居。《冯俊神道碑》(注:神道碑是立在墓道上的碑,上记墓主生平)对冯俊的籍贯作了详细说明,有“洪武初,有福原者,公之曾祖也,代外世补戍庆远,今复为宜山人”之说明,即冯俊曾祖补戍庆远,其子孙随徙庆远,再落原籍庆远府宜山县,遂“复为宜山人”。

  明宣宗宣德四年(1429),冯俊在宜山县出生。冯俊生于宜山,长于宜山,自幼聪明好学,“读书为文出流辈”(《 冯俊神道碑》),考入府学生员(秀才)。明代宗景泰庚午(1450),21岁的冯俊以宜山县秀才资格参加广西乡试,考中举人。又经过几年苦读历练,明英宗天顺庚辰(1460)参加朝廷举行的会试,登王一夔榜进士。《粤西文载》云:“天顺庚辰进士,初授刑部主事,历员外、郎中”,说明冯俊考中进士后即受命于朝廷刑部,担任京官。从此,冯俊离开了故乡宜山县,开始其公正执法,廉洁为政,为国为民鞠躬尽瘁的宦途生涯,直至病卒于任。

  弘治九年(1496)七月,冯俊病卒于四川巡抚行台,孝宗皇帝“令有司营葬”后,由其后人扶柩回家乡宜山县安葬,先贤得以魂归故里,为永远的宜山人矣。

  公正执法,廉洁政声

  冯俊初入仕,即“授刑部主事”,先在刑部浙江司任主事,后递升员外郎、郎中(正六品),成为刑部尚书、侍郎以下的高级官员,分掌各司事务,担当管理天下刑名重任。冯俊天性刚毅,凡事敢为敢当,才华出众,审案精灵过人。在刑部,凡他所司案件,无论大小,必亲为,且细审明断速判,故《粤西文载》对他有“折狱平允,人称其才”之誉。

  宪宗成化八年(1472),明王朝大审全国各地囚犯,冯俊被刑部委为刑部特使派往广东清狱审案。在广东,他“伸理冤枉,平反矜疑,动以百数”(《冯俊神道碑》),而最典型的则是审理刘铭杀人夺妻案。《粤西文载》载:“广东海康民吴金童避贼,携妻庄氏往新会。刘铭慕庄姿,诱乱不得,乃贿梁苟偕金童出捕鱼,杀而投之海。越日,庄出汲,见一尸,知为夫也。负幼女自溺,抱夫尸死。俊廉得其状,处铭极刑,奏旌庄氏烈。”而后,冯俊迁升福建按察副使(正四品)。时福建建宁卫指挥使杨晔“藉势杀人,有惧其楚而诈死入棺以苟活一时者,晔知其状,即令举火焚之”(《粤西文载》),他剥削军士,残害百姓,贪污钱款数以万计,为泄私愤杀人数十。杨晔本是东阳学士之孙,福建地方官僚对他纵容包庇,负冤者无可伸控已逾十余年。冯俊到任后,地方百姓知冯行事果断,不畏强权,争相向其控诉杨晔的暴行。冯俊“旬日狱具,疏上其事,宪宗震怒,即刑晔,籍灭其家”(《庆远府志・人物志上》),诛灭杨晔,闽人称快。之后,冯俊任湖广辰沅兵备道一职,亲率军兵凿通沅溪运河运送粮饷,架设浮桥便利于民,军民极赞其功德。不久,升广东按察使(正三品)。

  弘治元年(1488),冯俊升山西左布政使(从二品),弘治五年(1492)改任广东。后,升任都察院右副都御使(正二品)。明代中央设都察院,行举劾百官、行政监察、兼刑事司法之职能,位高权重。不久,朝廷命冯俊巡抚四川兼提督松潘军事。当时四川、松潘地方的形势《粤西文载》载云:“时松潘总兵恃势肆虐”、“马湖土知府安螯残忍不道,抚按皆虑激变,莫敢治。”面对如此穷凶极恶、四川地方高官亦莫敢治的地方武将及土官,铁骨铮铮、足智多谋的冯俊先将松潘总兵“劾罢之”,然后“授计于佥事曲锐捕鳌,于法”(《 粤西文载》),解决松潘总兵、马湖土知府坏军乱政沉疴。据此,冯俊奏请朝廷,废除四川各地方土官,改由朝廷派任地方官员(流官),改土立流,洗清四川数十年来的土官虐政风气,蜀地面貌焕然一新。冯俊为官各地,勤政清廉,尊崇他、仰信他、羡慕他的朋友故旧当然不少。在四川,一位任知州的友人的儿子去看望冯俊,并赠送墨数笏,冯俊收下墨,觉得这墨重量异常,经拭,原是涂墨黄金,冯俊立即将黄金送还友人儿子,全其廉洁之节。

  笃行礼教,亲老爱幼

  冯俊自幼聪颖,饱读诗书,深明礼义,考秀才、中举人、登进士,满腹经纶,笃行贤孝,故一生孝双亲、睦?弟、善宗族、爱子侄,操守天伦。

  《冯俊神道碑》有载曰:“公于二亲存日,侍其侧,和气低语,有事求为承顺,以悦其心。二弟早?,抚其孤若己出者”。言冯俊极尽孝道,亲老爱幼。双亲健在时,冯俊常侍侯于父母身旁,极尽孝子之言行,对父母言语声低气和,凡父母事,概应承善办妥切,极得父母欢心;父母百年,离职服丧,尽孝陵庐。对待兄弟族亲,有情有义,对待朋友,诚信不二,对贫弱亲戚,量力以济。冯俊胞弟,因故早逝,遗?子,冯俊抚养,对侄儿疼爱有加,同如亲生。在冯俊的教诲和影响下,他的五个儿子及孙辈皆有成就:长子良辅,官广东布政司左参议,《粤西文载》载:“成化辛丑进士,任兵部郎,除牧马弊政,…,建议计丁税银。擢广东参议,讨平潮惠贼”,《冯良辅墓志铭》亦载“成化辛丑,试售南宫,入对大廷,传胪第二甲。孝宗即位,屡屡擢用。在广藩,黜贪吏以安民,而讨贼之功,尤为煊赫”。次子良弼,任香山知县;良臣,受阴阳正科;次良谟、良诰各有所成;孙冯辂以武功授庆远千户轩举人。

  深受《诗》、《书》、《礼》、《春秋》之教熏陶影响的冯俊,儒家“五常”“仁、义、礼、智、信”成为他为人处世的道德准则,他“平居清心寡欲,外无妾媵之奉,冠婚丧祭一循古礼”(《冯俊神道碑》)。在中国古代,达官贵人、巨贾富户,三妻四妾者比比,极为平常。冯俊出任广东左布政使时,其妻欲为其纳妾且悄悄准备就绪,却被冯俊正色拒绝,冯俊还把即将成为他小妾的女子的父母召来,当面谴还女子,并把嫁妆赠送给那女子,女子及其父母感激涕零,跪拜辞谢而去。

  冯俊作为六部朝臣,立公为朝,不辱王命,竭尽忠心于朝政;作为地方大员,兴利除弊,造福一方,人民深念其德;身为人子人父,恪守孝道,严循纲常,以楷模后人。他的一生,铁骨铮铮,光明磊落,一身浩然正气。

  冯俊,宜州当之无愧的古代先贤。

  之三

  广西名儒李文凤

  桂西北历史名城宜州,历史文化深沉厚重,曾经闪耀无数人文的光芒,故有诗曰:“清脆溪声崎峭峰,江山到此不平庸”,明代广西名儒李文凤就是宜州历代光芒儒人中的佼佼者。李文凤与戴钦、张、张鸣凤、王贵德等明代广西作家齐名,他的《越峤书》、《月山丛谈》载入中国史册。

  《宜山县志・纪人》载:“李文凤,字廷仪,宜山人。嘉靖乙酉乡试第一,壬辰进士,授大理评事,迁少卿。历官广东、云南佥事”,《庆远府志・人物志》有“文凤简亮自任,不事声华,博学广识,于书传外更勤咨访”之录,《明史・艺文志》载:“《越峤书》二十卷,宜山李文凤廷仪撰”以及《粤西文载・人物小传》、《广西通志・列传》等这些著作均记载有李文凤刻苦功名、廉简为政、勤奋著作的简要信息。

  李文凤,字廷仪,明武宗正德初年出生在庆远府宜山县一个普通人家。寻常百姓人家的家庭环境,使李文凤从小就养成简朴、谦虚、勤奋、好学的优良品质。青年时期的李文凤,已经成为府学诸生中一个学识广博、品学兼优的秀才郎。嘉靖四年(1524),他参加广西乡试应举,以乡试第一获取解元荣衔。嘉靖十一年(1532)赴京参加会试,登壬辰科林大钦榜进士。

  李文凤中进士后,被朝廷授予大理寺评事(注:大理寺评事,官阶正七品),不久,升迁为少卿(注:大理寺少卿,官阶从五品)。嘉靖十九年(1540),李文凤升任广东佥事(注:按察佥事,官阶正五品),到南韶三郡督管兵备。嘉靖二十一年(1541),回宜山服丧。服满丧期后,再转任云南佥事,之后,因足病回家。

  或许是李文凤“简亮自任,不事声华”的性格使然,尽管他官居少卿、按察佥事一方,但他的仕宦生涯却不是叱咤风云、风生水起。或许又是李文凤“博学广识,于书传外,更勤咨访”的性格及“乘传所至,载笔自随,一有所得,即欣然录记”的勤奋习惯使然,李文凤潜心于书传著作,成果丰硕,使其名噪一时,其所著作垂史千秋。

  李文凤在任广东佥事掌管军务时期,亲历了安南(今越南北方地区)“黎莫之争”后期明廷对莫氏的征讨行动,组织打击来犯海盗,建树了戍沿边擒海贼的政绩。在此期间,李文凤根据自己驻兵边疆的见闻和亲历,又参阅了许多有关安南的史料,着手编撰《越峤书》。《越峤书》内容包括:总述、沿革、山川、物产、古迹、风俗、风情、书诏、移文、制度、书表、杂文、诗歌以及边境服役等。《四库全书提要》云:“是书皆记安南事迹,朱彝尊曝书亭集,有越峤书跋,称为有伦有要,于彼国山川郡邑,风俗制度物产,以及书诏制剌移文表奏之属,无不备哉。”《明史・艺文志》亦载:“《越峤书》二十卷,李文凤撰,记安南事”。《越峤书》的历史价值,时著名学者朱彝尊的评价是:“《越峤书》二十卷,宜山李文凤廷仪撰,记安南事。安南自元黎则辑志略后,又百余年,建置沿革兴废之由,未有成书记载,文凤特为诠次,有伦有要,外史邦国之志斯称善矣。”《四库全书提要》也作了“大致以黎则《安南志略》为蓝本,益以洪武至嘉靖事耳”评价。根据李文凤《越峤书自序》末云“嘉靖庚子夏六月既望宜山李文凤”得知,庚子即嘉靖十九年?1540),《越峤书》即成于彼时。相传,《越峤书》有万历间宜山刊本,为董康旧藏,但学者们一直苦寻却未见其踪。

  李文凤引疾归家后,根据自己多年来对一些事物见闻的记载及认知所作评注资料,包括“从入京师及乘传所至,载笔自随,一有所得,即欣然录记”之得,又以前人的文载为引证,或根据旁人的见闻进行丰富和补充,编辑成《月山丛?》一书四卷。《月山丛谈》内容包罗万象,主要记载家乡先贤人物及各种事件,如记录邑人邢正(注:邢正,宜山人,官云南参政,《通志》有传),云:“乡先辈清俭之德,诚后?所当敬仰师法者也。如吾郡邢公正,初出守廉州,兼理珠池,代去,不带一珠归。官至方伯,未尝治第。死之日,分诸子惟衣衾束带,无他长物”;亦杂记其在各地做官或旅途各地之所见所闻,如有佛郎机(今葡萄牙)与爪哇国(今南洋群岛之爪哇岛)的发射弹丸的铳,有海南香的采收方法,有海盗烹食小儿的传闻,有偶尔见到的侏儒等等。所书之事物,都尽力搜集其原委,详尽其来龙去脉。李文凤自以之为杂记。《庆远府志・艺文志》对李文凤编撰《月山丛谈》的原因有:“归家。家又在西南陲,非冠盖所经,过存者少,里人又亡可与语,乃出故所注记,征之前载,采之旁闻,总缀为《月山丛谈》一书”之说。《月山丛谈》一书命名的解释是:与李文凤同一时代的广西名儒桂林人张鸣凤(嘉靖壬子进士)为《月山丛谈》作序,序云“曰月山,在其郡西。先生自称月山子,如鬼谷先生、寒泉子之类。先生于此似自伤已矣”。至于《月山丛谈》一书的影响,《千顷堂书目》(注:《千顷堂书目》按经、史、子、集排列,广泛搜集明代著作,兼及宋、辽、金、元著作,全书每一条目后附有作者、爵位、字号、科第)有载,张鸣凤对《月山丛谈》作“书中诸条所列,其摭捃博,其究竟审,其于乡文献多裨益。子骏之杂记,孟坚之四夷,邹衍之谈天,齐谐之志怪,可谓兼之矣,岂比夫黄车使者,徒得闾里小知所称说哉”这样的比较法说明评价,即是说,李文凤的《月山丛谈》所载内容范围非常广博,叙事深刻,有类于子骏的杂记,孟坚的四夷记略,邹衍的幽默风趣,齐谐的怪异奇事,都兼而有之。

  不得不说的另一件事情是,李文凤及他的《月山丛谈》命途多舛。《月山丛谈》成书后,曾被传抄多部,然“殁四十年莫有问者”(张鸣凤《月山丛谈・序》),其中一稿存藏于邑人屠姓人家(曾供职“前参后军事”)。后来,临海王公到宜山巡查,在屠家闲聊得知有《月山丛谈》一书,王公索读,因时间已久,失轶第一、第二卷,于是,王公便以文书发布宜山以求得全书。征得全书后,王公亲自校勘,安排刊印事宜,并叫广西进士张鸣凤作序,使《月山丛谈》得以流传后世。

  中国史志书著记述人物往往重在叙述人物的主要官迹、文治武功,明代广西名儒李文凤的名字,在《明史・艺文志》、《粤西文载・人物小传》、《广西通志・列传》、《庆远府志》、《宜山县志》这些史志著作中虽有记载,但记录都非常简略,我在拜读《宜州历史人物》(广西人民出版社,1999年11月出版)时,其中对李文凤及《月山丛谈》的叙述有将《月山丛谈》同《越峤书》混为一谈的欠妥,令人催悲。时至如今,在广西、宜州本土,深入研究《越峤书》、《月山丛谈》及其作者李文凤的尚处缺失状态,这或许成为李文凤故里――广西宜州的文史研究工作的一个重大的遗憾。

  之四

  少年才俊璩湘帆

  清代诗人赵翼《论诗》云:“李杜诗篇万口传,至今已觉不新鲜。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这是诗人呼吁诗歌创作要创新意识之真知灼见,更被世人以赞美人才辈出、为新一代崛起的由衷感叹。笔者引之,意为后者,欲借以述清末宜山出生将军门第、不爱金戈铁马、偏爱诗书文史、被誉称“神童”的少年璩湘帆的传奇故事,叹璩湘帆年纪轻轻,才、学、识备具,创作《咏史百首》,评判天下功过是非,成为继宋、明及清代前、中期的何俊、张煊、李文凤、张直之、高应D、余心孺、汤傅彦、蓝芹等宜州历代名儒之后,于晚清时期再向华夏民族宣示“宜山草木亦精神”的典范人物。

  十岁神童显奇才

  璩湘帆,名宣仁,字湘帆,清嘉庆十七年(1812)出生于宜山县城一个官宦望族家庭。其祖父璩映日乾隆五十三年率兵随总制孙士毅征安南,殉国。“事闻,诏祀昭忠祠,荫其子嘉骥恩骑尉”(《庆远府志・人物志》)。伯父璩嘉骥乾隆六十年随大学士福康安征湖南有功,补把总(正七品),升守备(正五品);再随勒额征川、楚、陕、甘,升都司(正四品)游击(从三品),嘉庆十年回师,授中军参将(正三品),升副将(从二品);道光元年升镇远总兵(正二品)。

  道光二(1822)年的农历正月十五,风和日丽,10岁的璩湘帆随父璩嘉麟应庆远府学的文友邀请春游南山。同游的秀才们也知道小小璩湘帆聪明颖慧,能诗善对,皆夸赞他是名不虚传的“神童”。

  同游中有忻城莫土司嫡侄莫望者,自幼在忻城县亦称神童,16岁就考中了秀才,叹命与仕途无缘,年已而立仍未中举,故恃才傲物,目中无人。莫望见诸友备赞湘帆,根本不屑,又如鲠在喉,遂萌生考下璩湘帆、争自己面子的意念,于是彬彬有礼地向璩嘉麟拱手施礼,请璩湘帆吟诗助兴,众文友也一致附和称好。莫望故作亲切地拉过湘帆的小手,指着野花点染其间的不远处溪畔,天上有飞燕,河滩上有鸳鸯交颈嘻玩,笑问璩湘帆:“你看那儿,上有飞燕,下有溪流、芳草、野花、鸳鸯,有哪首唐诗歌咏此等?景?”稚气未脱的璩湘帆沉着地闭目歪头想了想,答道:“杜工部写的‘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泥融飞燕子,沙暖睡鸳鸯。”众友皆惊。莫望叹其才思敏捷,又指路边柳树问“这是什么树”,湘帆?“柳树”,莫望再问“哪首唐诗咏柳”,璩湘帆稍微深思,即背诵:“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众人鼓掌夸赞不已。

  莫望不爽,又提出问对璩湘帆以测试之,众文友亦赞同。莫出上联“青鸟朝云”,帆对“丹霞夕照”,莫“龙江北岸青鸟朝云游人欢笑捧酒去”,帆对“铁城南郊丹霞夕照农夫踏歌挑谷回”。“青鸟朝云”、“丹霞夕照”二者为宜阳八景的南北二景,璩湘帆能紧对上联,众人惊叹叫绝,莫望妒气中烧,沉下脸又出上联“海阔天高黄口麻雀体弱翼小哪能飞离枝头”,众人听得,暗骂莫望文德太差,也看得出小湘帆心有余悸,便着火道“这下麻雀可真飞不上枝头了”,莫望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小湘帆自知受辱,一气之下吟出下联“栏小舍低黑头母猪身强肚大只得睡恋草窝”,众人顿时连声叫好,看着已渐发福的莫望更捧腹狂笑不已。

  众生员一路欢笑,游览了小桥流水人家的村落,议论了社王保董的神威,解读了朴实无华的蛮歌精髓,不觉来到了南山广化寺。莫望又给璩湘帆出难题,问道:“南山广化寺为府城南郊胜地,历朝香火旺盛,传闻宋代知州张公自明在此与仙结缘,并在洞壁题诗数首,璩贤侄能否背诵让众年伯恭听?”璩湘帆谦逊地给众人施礼道:“小侄不才,倘有疏漏,望诸年伯见谅。张公题于南山双门洞诗乃七律一首:南山山北北山南,一洞中分路口三。飞鹤叫云声自远,懒龙悭雨睡方酣。襄公淡墨留苍壁,太史高风拂翠岚。百尺岩前清绝地,道人先我著茅庵。草书,刻于宋嘉定七年。”璩湘帆接着说:“另外,桄榔岩有七绝一首:边庭无事得游嬉,闲到南山小队随。六月洞前清侣水,桄榔风里自题诗。楷书,刻于宋嘉定八年。”众人一片赞扬。之后,众人入南山寺,论诸菩萨身世、谈如来佛三宝、释佛家“六根清净”、世人之七情六欲,当然大家也总要考考小湘帆,均被机智聪明的“神童”一一答化了,倒是莫望首先拍手夸赞“妙!妙!妙!”

  咏史百首评功过

  璩湘帆出生将军门第,不爱金戈铁马,偏爱诗书文史,天性聪慧,才华横溢,唯不屑功名仕进。道光八年(1828),十六岁的璩湘帆参加院试(注:院试每三年举行两次,由皇帝任命的学政到各地主考),中了“秀才”,名列“增生”,( 注:清代秀才分三等,最优者称禀生,其次者称增生,再次者称附生)成为有了“功名”,进入士大夫阶层,享有免除差徭、见知县不跪、不能随便用刑的特权。但是,璩湘帆从此不再参加任何科考,不图仕进,只在家读书咏史自娱。

  璩湘帆在家读书咏史,每成一诗,即被好友争相传诵,并自辑成集,最后成《咏史百首》一册。《咏史百首》是对中国百位历史人物的论评吟咏,其中有唐尧、商汤、周武、秦始皇、汉高祖、汉武帝、唐太宗、宋太祖、明太祖、清世祖等历代帝王27人,有姜尚、范蠡、萧何、诸葛孔明、魏徵、王安石、刘基等名臣贤相26人,有伍子胥、韩信、霍光、李广、马援、郭子仪、岳武穆、文天祥等名将20人,有屈原、宋玉、司马迁、班超、陈琳、陶潜、李白、杜甫、韩愈、欧阳修、苏轼、黄庭坚等著名文人26人,其他人物5人,共计104人,一人一首,计诗104首,均为七律。

  璩湘帆咏史论评人物世事,是在中国伦理道德的前提下,对帝王霸主、忠臣烈士、诗文鸿儒进行理性的主观评判,确切精当,以情、理、哲寓于其中,颇有朴素的唯物主义历史观和辩证唯物主义思想。

  如《秦始皇》诗“上游高据古河关,报怨雕弓未敢弯。辟阖纵横并六国,虚无缥缈觅三山。长城远筑胡难备,典籍虽焚世不顽。公愤欲除宜匕首,惜哉壮士去无还”。诗人评述了秦王赢政据天下之上游咸阳,向外掠地扩疆,吞巴蜀汉中,占楚国郢都,收上郡据河东,东灭西周诸国,奠定强秦之基,继而是辟阖纵横并六国,统一天下。始皇天下,江山一统,筑万里长城,焚书坑儒,然秦律残暴,天下公愤,虽荆轲壮士去无还,毕竟“长城远筑胡难备,典籍虽焚世不顽”, 最终却逃脱不了秦亡汉兴的命运。如《诸葛亮》诗“蜀君偏安难纵贼,祁山屡出岂邀功。敢将巾国贻司马,始信茅庐起卧龙。鱼腹浦边闲列阵,石头城下悔弯弓。治兵治国兼伊吕,千古茫茫见此公。”诗人对中国古代士大夫心目中最完美的道德偶像、以震烁古今的宏志才思开启一个新时代、以惠泽荆益的文治武功缔造一个帝国的三国时期蜀相诸葛亮如是评述:诸葛亮帮助刘备联吴抗曹取得赤壁大胜后,拥有江南大片土地,再迫降刘璋,平定成都,使蜀君偏安于焉,以图大业;孔明七擒孟获平叛南中后,息兵休养,国家富饶,Ρ狈ブ性,数出祁山。诗人赞誉诸葛亮奇才大略“鱼腹浦边闲列阵,石头城下悔弯弓”,亦感概诸葛亮“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忠贞一生。如《郭子仪》诗“坐拥貔貅百万兵,犹能折节下公卿。威名前后垂三世,将略东西覆二京。小试宦官曾免伲不为天子最多情。浑身是胆还兼识,大厦巍然一柱撑。”诗人深知中唐名将鹤右瞧脚寻猜摇⒋蟀芡罗、南征北战、屡建奇功,亦知郭子仪功高遭嫉、蒙受委屈、数遭褫权,但劳苦功高却宽厚谦和的郭子仪依旧对朝廷忠心耿耿、柱撑国威,铸就了“权倾天下而朝不忌,功盖一代而主不疑”的贤臣良将形象。郭子仪忠诚爱国、有胆有识、宽厚谦和的高尚品格就是诗人咏吟所在。诗人对于跟随明太祖朱元璋征讨天下、智才计谋犹如诸葛孔明、精通象纬能识天机料事如神、天性耿直而死于非命的明王朝开国元勋刘基,作诗《刘伯温》以咏叹,称刘基为“智囊”,赞扬刘基的谋略比诸葛亮、张子房,叹刘基一生谦让,不求名利,敢于直言,死于非命。诗云:“似此真堪号智囊,先机每事晰毫芒。神奇几欲追诸葛,出处原无子房。世外从游松不遇,病中未达药偏尝。眼前仕宦犹非屑,福地深诬觅淡洋。”

  当然,璩湘帆其他历史人物的咏评也都是或褒或贬,或爱或憎,十分精当。

  宜山草木亦精神

  璩湘帆读书咏史,作《咏史百首》诗集稿后,上书送当时广西学政池a廷生春,并将诗稿献呈。池生春阅了《咏史百首》后极受感染,给璩湘帆以复信并题诗4首备加赞誉,其中第二首诗云:“百年杞梓郁轮铮海内推谁善树人?竟有此才生此地,宜山草木亦精神”。

  璩湘帆于道光十五年(1835)病逝,时年仅23岁,其诗集《咏史百首》未及付梓。从道光十七年(1838)起,《咏史百首》先后被宜山、上海、龙州等地书局印刷出版。有清道光十七年版《璩湘帆读史百咏》;有民国初宜山石印本《咏史百首》;有1929年上海版《璩湘帆读史百咏》,张壮生序;有1934年龙州英光书店版《咏史百首》,陈文宣序;有1946年宜山新光印刷厂版《咏史百首》。1926年梁仲笙注释并序手抄本《咏史百首》,卢焘、杨恩元均为手抄本写跋,又卢焘、简葆真、郭绍缨校正。民国黔军总司令兼贵州省主席卢焘将军在《咏史百首》跋中,述咏史之作的体裁有咏事、咏地、咏人三类,更列举史例以赞誉,然后感叹璩湘帆“不意吾邑僻远之乡,竟亦有此瑰宝也。吾邑湘帆璩先生素擅能诗之名,焘束发受书即知其敦品励学、裁成后进、乡望最优”,最后极赞璩湘帆《咏史百首》曰:“其论事也,可以开拓万古之心胸;其论人也,可以推倒一时之豪杰。然则非具才、学、识三者不能修史,非具才、学、识三者又何以咏史乎?”

  虽然,少年“神童”、“宜山才子”璩湘帆生命短暂,仅仅23年,但他和他的《咏史百首》就象“唐初四杰”的王勃和他的《送杜少府之任蜀州》《滕王阁》一样,使宜山于晚清及以后在中国产生强烈的影响,给宜州人留下“宜山草木亦精神”的光荣与自豪。

宜州古代交通及其区域经济状况初探:上一篇
下一篇:宜州旅游古今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