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走进宜州 > 三姐文化 > 内容

历史名城话宜州

【字体: 打印
日期:2017-11-20 09:20:00 来源: 作者:邱伟华 编辑:兰媛
  西汉王朝平定南越,置交州。汉制,州领郡,郡领县。交州辖南海、苍梧、郁林等七郡。武帝元鼎六年(前111),郁林郡设定周、潭中等六县。定周县域处“粤之西鄙”,为今河池市大部及忻城、凌云县地,县治在今宜州市庆远镇。这是宜州建置之始。建置以来,县名迭易,南北朝又更名龙定。唐初武德间(618~627),龙定县域置粤州,贞观四年(630)改宜州,别置龙水县为州治。宋徽宗政和三年(1113),宜州同置庆远军,宣和元年(1119)龙水更名宜山,为州、军节度治地;度宗咸淳元年(1265)升庆远军为庆远府,宜山县为府治沿至明清。民国至新中国成立后的1958年,宜山仍是民团区、行政专区治地。宜州域地辽阔,物产资源十分丰富,水陆交通便利,自宋开始,地方商贸活动活跃,文化教育渐兴,涌现了一大批朝廷重臣、地方名宦和著述丰硕的文人儒士;再者,宜州“粤之西鄙”的地理位置及其“扼西南北七十二蛮巢”和“为诸郡藩篱之要害”的作用,确定了其粤西西北地区军事要塞地位。因此,宜州始终以其桂西北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和军事重镇的地位凸现在中国的版图。在这2100多年的历史期间,宜州人民创造了灿烂、厚重的宜州地方历史文化――社会经济繁荣、商业交通发达、文化教育盛兴以及人民对幸福生活不懈追求的精神。宜州的行政建置历史及其所创造的灿烂、厚重的宜州地方历史文化,被藏存在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的光辉史册,永垂千秋。

  悠悠历史,二千年文明古镇

  秦始皇统一中国,百粤地(今岭南两广地区)设郡入版,广西大部分为桂林郡。汉武帝元鼎六年(前111年)平南越后设郁林郡,郡置潭中、定周等六县,其中潭中县域为今柳州、柳城、柳江、鹿寨、融安、融水等地区,定周县域则是今宜州、环江、忻城、金城江、东兰、巴马、都安、南丹等桂西北大部地区,县治在今宜州市庆远镇,因县域内有大河叫周水(今龙江)故名定周县。这是宜州建置之始。

  建置以来,县名迭易,南朝・宋又更名龙定。唐初武德年间(618~627),朝廷将龙定县域置粤州,贞观四年(630)改宜州,别置龙水县为州治。宋徽宗政和三年(1113),宜州同置庆远军,宣和元年(1119)龙水更名宜山,为州、军节度治地;度宗咸淳元年(1265)升庆远军为庆远府,宜山县为府治,沿袭至明清。

  龙定置州后,历代王朝对宜州的治理尤为注重。唐王朝对“江山险峻,人风犷唳”、“赋入无几,盐运艰关,财计兵力皆不逮。苗瑶错居,情伪滋甚”(宋宜州知州张宗《题名记》)的粤西边陲宜州的刺史人选颇费思考。唐代州刺史分三等,上州刺史从三品,中州刺史正四品,下州刺史从四品。粤州,河间王杨庆为刺史,改为宜州时汉阳王李瑰为刺史,继之郑元寿、吴怀忠、苏仕评均以大将军为宜州刺史,州执政者皆由诸王、大将军调任,足证宜州刺史文治武功绝非等闲。宋一代,度宗皇帝赵Q为皇太子时曾任宜州观察史、平原郡王韩佗胄曾任宜州观察史、将军杨文广、武经大夫云拱、诗人张自明都曾为宜州知州、一代名臣“铁面御史”赵曾为宜州通判,咸淳元年升庆远军为庆远府时,王安国以武功大夫带行右武卫将军权知府事。明清两代,庆远知?9名,宦绩显赫者18人。明洪武二十八年(1395)设庆远卫(卫,明朝军队编制名,隶属五军都督府,设于要害地区,统兵五千六百人),永乐元年(1403)彭举以昭勇将军任庆远卫指挥使;清顺治十六年(1659)设柳庆协副将驻庆远府,雍正七年(1729)改庆远协。明清时期宜州设置卫、协,虽为地方驻军机构,却十分明确地说明朝廷对宜州地方政治中心地位的军事支持。

  民国元年(1912),广西军政府通令裁撤宜山县置庆远府,直属广西省府。之后,宜山先后属宜山民团区、柳州民团区、庆远行政监督区、行政督察区、广西第七专区,皆为治地。1949年12月宜州地区解放,庆远专员公署成立,1950年2月庆远专员公署更名宜山专员公署。1958年7月,宜山专区并入柳州专区。

  从唐贞观至民国期间,宜州一直处于桂西北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和军事重镇的特殊地位,吸引了许许多多的名流显要驻足宜州,他们或做官为政,或守疆保土,或传播文化教育,或旅游考察地理,或宣传抗敌救国,为宜州的政治改革、经济革新、教育兴盛、文化繁荣以及抗日救国、保障民生不懈努力,作出贡献。同时,许许多多的生于斯、长于斯、奋发于斯的宜州人,在处于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和军事重镇的特殊条件熏陶影响下,或科举进士,执政一方,宦绩显赫;或学富五车,著述立说,文震中原;或身怀韬略,武功盖世,血洒疆场;亦或恬淡田园,设馆授徒,德荫桑梓。

  宜州2100年的建制历史,创造了宜州2100年的文明,今天仍然保留下来的众多历史遗址和文化遗迹就是宜州2100年历史文明的见证。庆远,是宜州最古老的城镇,定周县治于此,龙水县治于此,历代州城府城亦于此,这里存留下来的历史文化遗迹,向后人们无声诉说着曾经的辉煌。在城西南八里之观峒(今仙女岩景区内),有祭祀唐大顺二年(891)宜州刺史苏仕评、苏日朝父子的西原庙遗址,《庆远府志》、《宜山县志》是这样记载的:苏氏父子先后为宜州刺史、知州,为民爱民,德威并著,为平湖南马氏黑苗入叛,父子皆战死,州人感其德,建西原庙以祀之;城东北三里有宋朝为抵御蒙军进犯广西的军事要塞铁城;城南社吉村有宋末元初修建的“引灌农田八千亩”的五拱官坝;城东十里有明代修建且沿用至今、灌田数千亩的洛寿渠。庆远城区是宜州历史文化遗迹最集中的地方。有宋代“铁面御史”赵讲学处清献书院遗址;有纪念祭祀被羁管宜州、对宜州教育文化产生重大影响的大文学家、诗人黄庭坚的“山谷祠”、衣冠墓;有纪念考察探险宜州山?0天的明代地理学家、旅游家徐弘祖的霞客亭;在会仙山白龙洞,有明卫指挥使昭勇将军彭举书“云深”石刻、清太平天国名将石达开等唱和诗石刻(自治区重点保护文物)、自宋以来名宦文人诗刻、宋元符元年(1098)镌刻的“供养释迦如来住世十把尊者五百大阿罗汉圣号”碑及佛教故事画碑及石窟造像3处20多尊;小北门龙江河边有明惠帝义马“泣血碑”;城南鹩哥山北麓有蒋百里将军墓遗址;城东门原公安局处和流河坝头村有抗战初期浙江大学西迁宜州遗址。在宜州城南60里的石别屯蒙村,有记载正统六年(1441)爆发的韦万秀(宜山人)领导、韦公点(忻城县人)聚众响应的宜山农民起义兵事延绵半个世纪,至弘治五年(1492)朝廷以析宜山县地置永定土司自治才平息的战事遗址和记事石刻。在宜州城西80里处的德胜镇,还保存有宋代名将、宜州刺史杨文广卫疆御敌的战事故垒,有宋将黄忱平叛戡乱凯旋得胜归来的风光山洗剑亭诗刻,有明代永乐初年的河池守御千户所所城遗址及东城楼,有清代“两粤宗师”郑献甫首任山长的德胜书院遗址,等等。

  宜州,这里是一方风水宝地,这里吸引着群龙咸集,更因为宋朝皇帝宋度宗赵Q是从宜山走出去的,人们无不欢呼宜州“兴龙之地”。传说,这一欢呼,曾一度震惊朝野,后来的皇帝怕宜州这块“风水宝地”再“兴龙”,便下令将宜州衙门从城北迁过龙江之南岸,以龙江“断之龙脉”、“去之龙气”。当然,这些“传说”都毕竟是“传说”而已,毕竟自古以来,宜州地方的政治、经济、文化以及军事状况,总是特别受到国家高度的关注,宜州是广西最有影响的地方之一。

  固农亲商,促宋明清经济繁荣

  古代宜州域地广阔,农业、林业和矿产资源十分丰富。《一统志》记载“宜山县东西广一百八十里,南北袤七十里”;《庆远府志》载“白粳,庆(庆远)地水田皆种,谷食此为第一”;民国七年版《宜山县志》更详细记载了宜山县的都岭、思农、上里、下里、洛西、洛东、洛目、下青、上青、顺安诸里皆是“稻梁之饶,无秋不熟”以及“油、米、麦、白糖、黄豆所聚,烧酒、烟叶驰名”之地,而归化、洛东、洛目、顺安各里,又是产桐油、干笋、五加皮及“山货出处”;《粤西丛载》载“宋,宜山县有宝积监……,取矿砂入炉炼一昼夜始成铅汁,又入小炉再炼之,始成银以充贡”;《桂海虞衡志》载“丹砂,《本草》以辰砂为上,宜砂次之。今宜山人云,宜砂老者白色,可入炼,势敌辰砂”。因此,自宋以来的历代王朝对宜州的农业和矿产开发颇下功夫,收取丰厚的田赋税课。宋初,宜州域内陆路交通已经四通八达,贵州商人马帮穿梭于庆远―河池―南丹―(今贵州省域)间,南宋宜州马市的建立,更促进宜州与云、贵的商贸往来;龙江水运,宜州三大商埠(怀远、庆远、三岔)是联结贵州、柳州、梧州、广州、港澳商埠的中转地,使龙江成为黔、桂、粤、港商贸大动脉。宜州商业繁荣,沿至明清。

  古代宜州农业较为发达,除其地域自然条件优越外,其粤西西北地区政治、文化中心地位的环境影响,是促进地方农业文明、耕作技术进步的根本原因。

  宜州丘陵地貌占总面积58.8%,剥蚀堆积平原占3%,域内有常流大小河溪80余条,属于亚热带季风气候区,气温适宜,雨量充沛,非常适合农耕生产。宋代,宜山县主要农产品有白粳(俗名大米)、红粳、粘谷、高粱、包谷、黄豆、荞麦、芝麻、花生、甘蔗、棉花、麻类等。全县编制5乡19里,其中都岭、思农、洛西等10里是“稻梁之饶,无秋不熟”以及“油、米、麦、白糖、黄豆所聚,烧酒、烟叶驰名”的富庶之乡里。地处山区、森林茂密的乡里,林资源十分丰富,有黄杨树、铁力树、桄榔树、牛角树、香樟树、栎树等树种近百种及各类竹木,其中归化、顺安等6里又是产桐油、干笋、五加皮及“山货出处”。

  宜州历代州府县的为政者,多为朝廷名臣显宦或文采显赫的文化名人,他们在实施政治教化的同时注重地方经济开发和文化教育,运用先进的管理理念,引进先进的农业技术,并带来发达地区的资源。农业的根本命脉是水利,为宜州历代执政者之注重。宋末,宜山县募集民工在县南十里的五拱建官坝,引水灌田千亩。元至正年间(1341~1368),官府重修扩建五拱官坝,“导官坝,疏龙塘,众流汇于城南,灌注西濠,溢于东关”(《宜山县志・纪地》)引灌农田八千亩。明万历年间(1573~1619),宜州富户“罗十万”出资三胍子在洛寿河建坝,筑渠十多里,灌田近千亩,?国27年政府重修扩建,灌田一千五百多亩。明代全县有陂塘13处,清末民初有184处,灌田3.5万亩。明清时期,宜州地方长官为发展地方农业经济,积极引进新的农业产业。明嘉靖年间(1534~1543),知府林庭杓拨公款扶持宜山农民种桑养蚕,以获商利;清康熙二十八年(1689),柳庆协副将杨彪招谕粤东阳山县流民到宜,“给予牛种,令其垦种”,并“世耕其地,并无贼役”(《宜山县志・纪官》),这些流民带来广东先进农业生产和种植烟叶的技术;康熙六十年(1722),宜邑陈庆邦自桂林引进面麦种植,增加农民收入;光绪三十年(1904),庆远知府王祖同兴办习艺所,培养宜山县的织锦人员,以促纺织业发展。据史料统计,明万历间(1573~1620),宜山县官民田地1188顷35亩,比周边的天河县189顷54亩、河池州371顷80亩、思恩县547顷21亩分别多998顷79亩、816顷55亩、641顷14亩;向朝廷交缴田赋编条银是:宜山县2282两3钱,天河县593两9钱,河池州520两2钱,思恩县666两7钱,宜山县交缴田赋银是天河、河池、思恩三县(州)所交田赋银总数1780两8钱还多501两5钱。到清一代,宜山县的大米、黄豆、黄糖、桐油、生猪为宜山县出口大宗。

  《唐书・地理志》曰:宜州有丹砂。《粤西丛载》载:“宋,宜山县有宝积监……,穴地深五六丈或至十余丈,取矿砂入炉炼一昼夜始成铅汁,又入小炉再炼之,始成银以充贡”,“又有玉田场・・・・・・,又有富安监……,采砂以贡”。《桂海虞衡志》亦有载:“丹砂,《本草》以辰砂为上,宜砂次之。今宜山人云,宜砂老者白色,可入炼,势敌辰砂”。《本草图经》乃云:“宜砂出土石间,非白石床所生,即未识宜砂也”。史料说明,宜州唐宋已经有民间采掘矿产品的记载。宜州采矿为官府收益说课颇丰,《通考》有“罢宜州岁市朱砂二万两”之旁证,时至清末,龙头、北牙一带的村民分别在龙头向南村的银山、同德村的罗汉山零星采掘浮于地面的结晶锰,运到拉浪、平胸码头卖给来自梧州、广州的商人。

  宜州繁荣的商贸始于宋。北宋初年,宜州的东、西、北三方向已有朝廷驿道相联通,州(县)城庆远为中心,又东有大曹驿,西有怀远驿,宜州成为滇黔朝贡路线上的一个中转站,滇黔朝贡官道由云南、贵州经南丹入宜山,再到柳州、桂林,直通京都。这些条件应该是宜州成为商贸集市的起因。宋室南迁后,朝廷在宜州设立马市,更扩大广西与云贵的贸易往来。明清时期,宜州因其独特的政治地位和优越的地理位置,成为贵州、广西、广东三省商品集散地。

  发源于贵州省的龙江河和中洲河,分别从金城江和环江流入怀远汇合,然后流往庆远、柳州、梧州、广州,直至香港,形成一条贯穿贵州、广西、广东、香港的水上交通航线。南宋时期,贵州商人用马帮驮着鸦片和土特产,经南丹、河池到怀远、庆远,然后装船运往柳州、梧州、广州、香港。明、清两代,广东、贵州、江西、湖南以及苏州、杭州等许多外省商人云集庆远、怀远商埠开设商行。这些商行以广东人为最,经营钢材、煤油、布匹、纱锭、盐巴、成衣、药材、茶叶、山货以及环江、德胜、怀远地方的生猪、牛皮、大米、黄豆、蔗糖、桐油、辣椒干等土特产,他们通过便利的航运,将广东的盐巴、布匹、纱锭、海产品、钢材、煤油(主要有“亚细亚”和“美孚”两种)源源不断地运到庆远、怀远批发销售,又将环江、德胜、怀远地方的土特产销往广州、港澳。庆远,是宜州历代州府(县)署衙驻地,各地商贾云集,商贸繁荣自不必说。在怀远,广东商人主要是坐商,经营盐巴、布匹、纱锭、海产品、钢材、煤油的批发和收购生猪、牛皮、大米、黄豆、蔗糖、桐油及地方药材运贩广东;湖南商人从事卷烟生意以及造纸、打铁、印染、纺纱织布、开书店等;多数贵州商人经营客栈,专供贵州游商、马帮人员住宿;江西商人主要经营成衣、药材和山货;苏、杭商人经营丝绸、布匹。清末至民国初期,南丹的锡矿、铅矿水运到怀远,再转运柳州、广州。

  宜州域内的乡镇圩场商贸集市亦十分繁荣。《庆远府志・食货志》载,(宋明时期)宜山县有圩场35个(不含县域永定、永顺长官司及永顺副长官司辖内的圩场),而周边的天河县10个、河池州17个、思恩县17个、忻城县10个。弘治五年(1492),明廷析宜山县地设置永定、永顺正长官司和永顺副长官司,这些土司辖域内各里、哨亦建设圩场集市从事地方土特产交易,其中永定司有梅垌等三个圩场,永顺司有龙头、拉仁等六个圩场,永顺副司有三合、婆庙二个圩场。宜山县的圩场集市都是“土物盛出初”,如怀远圩“乃阖郡水陆交会处,油、糖出处,纸爆驰名”,德胜圩“酒烟驰名”,洛西圩“稻谷出处”,索敢圩“山货聚处”,洛岩圩“桐油出处”,拉稿圩“棉花出处”,屯蒙圩“牛聚处”,拉浪圩“木耳、山货聚处”,鹅山圩“佳木料出处”,等等。这些圩场将地方特产购集转而贩与外地客商,又从外地当地居民生产、生活所需用品从事批发或零售,不仅可获取商利,更起到促进地方农村经济发展的作用。

  宋明清时期,宜州地方采取各种措施加强巩固农业生产、发展其他农业产业的“本农”、“?农”的经验及其借助地方优势发展和繁荣地方商贸的办法,是极有研究价值和借鉴价值的课题。

  ?教兴文,宜州代有才人出

  唐初,宜邑地方设郡置州,郡太守州刺史都是中原名流、朝廷重臣,他们担任御边守土、儒服教化地方的责任,因此,中原先进的文化教育传播宜州,影响宜州,植根宜州。

  史载曰:开置学宫,起立讲舍,始于晋永和间(345~357),而郡县立学,实兴于宋。宜州的私塾教育唐末宋初已有。宋一代,宜州教育得到重视。庆历间(1041~1048),宜州通判赵在城西香山寺(后改清献书院,今市中山公园内)集诸生讲学,庆历五年?045),宜州设立州学,这是宜州办学建校可以考据的最早历史。州学设立后,先后经历崇宁三年(1104)、淳熙四年(1177)、庆元六年(1201)、嘉定九年(1216)及嘉定十六年(1223)的校址新迁、修葺换新、增加殿阁、完善设施的改造,使之益具规模,影响一方,“使为士者知名教之重,礼仪之尊”(《庆远府志・学校志》)。香山书院最初是宋代名臣、时任宜州通判的赵闲暇时集诸生讲学处,赵在宜“惠士爱民”,其之讲学,促使地方“士风丕变”(《宜山县志・宦绩》)。宁宗嘉定八年(1215),宜州教授(注:古代州一级教育行政长官)摄州事张自明在城西门外建“龙溪书堂”,后复立书院。“龙溪书堂”的设立是张自明主政宜州最伟大的政绩、最卓越的贡献。宋《龙溪书堂图记》曰:“宜州都曹张自明,既以俸银十万作龙溪之祠,偶摄州,又以用银二十万作书堂,为宜人游修之地。又作斋馆,作庾庖,作门墉。乃请于漕台方公(注:广西转运判官兼提刑狱方信儒),得盐抵钱二十四万,作东庑,为堂长位一,为斋二室四,作西庑,为讲堂位一,为斋室如东。・・・・・・。又以俸银五万,作礼殿于堂之西,像周公、孔子、孟子于其内,・・・・・・,方公又得盐钱三十万,俾买田以养士,・・・・・・,日养士三十人,弦诵声洋洋如在邹鲁矣”。明代杨梁的《重兴龙溪书堂记》评价龙溪书堂是“售田千六百亩以养士,弦诵洋洋如在邹鲁,有足与白鹿四大书院并称者”。孝宗淳熙十年(1183),知州赵与荣拨官盐钱创办县学,以培养地方才俊,明正德八年(1513)胡呈章在《宜山县儒学科贡题名记》中评价宜山县学曰:“宜古百粤地也,虽僻在中州万里之外,然山川秀异,实为灵气所钟。自宋冯京以三元倡而英才继作,迨皇明而日盛矣。有由科第而位词垣,有由贡途而任民社,彬彬郁郁皆是邦贤成于是庠者也”。

  明代,官办州(府)、县学备受加强,民间书院亦得以发展,我们可以从明代镌刻的关于教育内容的古碑刻得到证明,如天顺六年(1462)庆远知府周一清的《府学记略》、嘉靖六年(1527)杨梁的《重兴龙溪书堂记》、万历二十六年(1598)王廷撰文的《储元文馆记》等。嘉靖二年(1523),知府王显高立四贤书院,“积弊冗费一切裁之”、“尤加意士类,新学宫,复书院”(《庆远府志・职官志下》);弘治间(1488~1506),宜山县进士沈庸捐资建竹池书院;万历二十五年(1597),庆远府同知摄府事陈尧钦悉捐自己的俸禄修建储元文馆“以隆儒效振文风”(《宜山县志・书院》)。

  清一代,宜州地方教育空前发展。清康熙五十六年(1717),知府高茂选创办龙江书院;康熙五十八年(1719),宜山地方绅士筹资兴建李公书院,置田收租供士膳之费;乾隆十年(1745),德胜地方乡绅筹资兴建屏江书院,之后同知马德生增建;乾隆二十一年(1756)知府李文琰建庆阳书院;乾隆五十九年(1794),知府张曾扬、知县徐光祚建庆江书院,道光四年知府英秀为书院捐修斋舍、门扇,添制床榻桌凳;道光二十年(1840),同知萧煊倡建德胜书院,首聘有“岭南才子,两粤宗师”之誉的象州郑献甫为山长。《宜山县志》有载:白启明知庆远府, “修举废坠,建学宫,萁城垣之颓阙者,纂修郡志,皆捐俸成之”;知府高茂选、李文琰都是爱民重士、兴贤育才、修学宫、建书院,偶有空暇则亲为童生讲学授课、倡修编纂郡志;宜山知县徐光祚“讲究教养实政,创建庆江书院,请官盐价增银以资膏火,议定山长修脯及生童膏火一切经费”,知县修承浩“筹办选举,振兴教育,经费苦绌,罚锾补助”。清代,宜州地方私塾教育更是发挥的淋漓尽致,塾师多为无意仕途而立志桑梓教育之士或为官致仕回乡士绅。清嘉庆至宣统间,宜州极负名望的塾师有姚衍绪、衍业、衍烈兄弟及蓝芹、袁缙等十多人,姚氏兄弟都是嘉庆间贡生,性孝友,立志教育桑梓,“龙江上下执贽受业者数百人,门下名士极盛”(《宜山县志・纪人》)。衍烈授徒训子侄尽心而严厉,对“子侄辈应聘为塾师者,必戒之曰:‘师教不严,误人子弟,无异杀人,此最损德事’”(《宜山县志・纪人》)。

  宜州重视教育,获得科举者众。宋、明、清三代,宜山县经科举考试录取者共682名,其中进士41名,举人255名,贡生386名。宋一代,宜山县有进士28名,多授朝廷各部郎职,亦有任知州、通判、知县等地方行政长官。如《宋史》载冯京皇佑元年考中状元入仕后,历任将作监丞、通判荆南军府事、龙图阁侍制、翰林学士、知开封府、安抚陕西、端明殿学士?御史中丞、参知政事,政声显赫;《粤西文载》载黎志治平四年进士及第(榜眼)后仕化州路吴川令,因?绩显著被朝廷加勋、赏赐,韦经、韦民望、唐仪凤皆“有政声,以廉能称”;《一统志》则赞何旦、何俊“人高其识”。明代,宜山县进士、举人、贡生等大批科考得功名的儒士入仕为官,这些入仕为官的儒士中,以廉称著、政声显赫、倍受尊重的有韦广、邢正、冯俊、冯良辅、高嵩、张煊、李文凤、陈学夔、董其英、余犹龙等数十人。冯俊天顺庚辰进士,历任刑部主事、员外郎中、福建按察副使、副都御史、巡抚四川,其天性刚毅,遇事敢为,《粤西文载》对其评价极高;张煊嘉靖己丑登进士后任余干知县,入吏部主政,出广东参政,转浙江左右布政,擢南京操江御史,最后巡抚河南,扬历中外,才华政绩,倾动一时。清代,宜山儒人入仕不少却政声不及治学于乡梓的影响大。汤廷诏道光二十年庚子科进士,入仕后政绩平平;彭献寿光绪己丑进士,官湖南龙阳县知事,极有政声,然另迁他任却病死故里。眷留故里、潜心学问的汤傅彦、吴凤林、陈子智、吴中华、陈丰玉、蓝景章等著作皆丰,姚衍绪、衍业、衍烈兄弟及蓝芹、袁缙等则立志教育桑梓,得“龙江上下执贽受业者数百人,门下名士极盛”。

  宋、明、清时期宜州文化的繁荣,从其作者众、著述丰、精品见长的特点得以佐证。从《庆远府志》和《宜山县志》中初略统计,宋、明、清三代宜山县儒人有著作总计38部185卷,其中文集22部136卷,诗集13部40卷,志书3部9卷。这些著作者中,明代文学家、云南佥事李文凤有文集2部24卷及志书1部2卷,著名诗人河南巡抚张煊有诗集1部4卷;清代散文家、诗人、延津知县余心孺有文集2部42卷及诗集1部12卷,文学家、方志家、诗人、两江盐运使高熊征有文集3部4卷、志书2部7卷、诗集1部6卷,进士、平乐府教授、诗人汤廷诏有诗集1部5卷。在这些文集、诗集、志书中,有不少作品乃为书中精品。张直之(张煊之子)的《南都吟》被《千倾堂书目》称誉道:“昔张氏(东汉文学家张衡)有平子者赋二京与南都,而孙绰(东汉文学家)以二京鼓吹,五经昭明三赋并选,鉴定不谬,先辈勖之哉,使读《南都吟》者,比于南都赋足矣。”这就是说,张直之的《南都吟》比大名鼎鼎的东汉三赋(《西京赋》、《东京赋》、《南都赋》)更优秀些了。李文凤的《月山丛谈》被收入《四库全书》,《四库全书提要》对该书给予极高评价,而《越峤书》则被收入《明史・艺文志》。清道光贡生蓝景章虽“乡试有科必赴,终不售”,但他“诗文杂著,新警异常”,《戏拟螳螂新婚》、《鹧鸪出嫁启》被评“酷似六朝人”,《地理辩》被《粤西文载》《庆远府志》专载,他在《地理辩・自序》中严肃批评“地理之惑,到处皆然,而庆远尤甚。非地理足以惑人,人自为地理惑也”,体现其唯物主义思想。16岁科举名列增生却不图仕进的晚清宜山才子璩湘帆,读书咏史,作《咏史百首》诗集稿送当时广西学政池生春,池阅后复信并题诗4首勉之,中有“竟有此才生此地,宜山草木亦精神”句极加赞誉。

  宜州重教兴文之风延绵千年而不衰,才人代出,何也?地灵人杰矣!

        诸郡藩篱,古宜州军事重镇地位

  古代宜州的军事重镇地位,我们可以从宜州历为桂西北地区平叛戡乱基地、朝廷重军驻地、防卫融、桂、柳、邕诸郡的藩篱屏障几个方面得到印证。

  《太平寰宇记》载:“宜州,江山险峻,人风犷唳,常持兵甲,以事战争”。宋绍定五年(1232)宜州知州张宗撰的《题名记》碑亦对古宜州的军事要地环境和地方为政者的责任作了诠注:“宜为庆远军节度,系极边,郡守文武通选焉。处群蛮心腹而控扼其间,调一殊俗,保障省地,责任不轻。赋入无几,盐运艰关,财计兵力皆不逮。苗瑶错居,情伪滋甚”。清康熙间庆远知府白启明的《境地论略》亦有“庆远介广右西鄙,江流湍急,泄泻不停;岩岫崔f,形枯貌险。以故生聚于斯者,心惟愚诈,凶顽任性,懒惰相安,人多剽劫之行,世好仇杀之举”。史载说明,古代宜州地方环境险峻,人风犷唳,文明落后,治安混乱,是极易滋生匪患的地方,为执政者之大忌。宜州及其周边地区,自唐以来就匪患不断,兵事频发。《庆远府志》、《宜山县志》有载,唐大顺二年(891),宜辖文、阑、琳、环等地(羁縻州)贼叛,据州城(即今宜州市庆远镇),立伪元帅。宋咸平初(998),罗蛮率众内寇,据土堡寨,易其州额;庆历四年(1044),思恩(今环江县)人区希范起兵反宋,称大唐国,拥蒙赶(荔波人)为帝;崇宁二年(1103),将官黄忱讨平安化(今环江地)酋蒙光有。明一代,宜山地区更是战乱未停。明洪武二十八年(1395)至万历三十三年(1605)这210年间,宜山地区发生大规模的农民造反、歼杀官军、攻占府(县)城的战事16次,其中正统六年(1441)爆发的韦万秀(宜山人)领导、韦公点(忻城县人)聚众响应的宜山农民起义兵事延绵半个世纪,至弘治五年(1492)朝廷以析宜山县地置永定土司自治才平息。清乾隆元年(1736),宜山县邱索等18村寨一千多农民反抗土司压迫、攻打土司州寨的战事历时5年;乾隆四十五年(1780)宜山?巢(今德胜镇都?一带)农民造反震动广西。

  唐代,汉阳王李瑰为宜州刺史,继之是郑元寿、吴怀忠、苏仕评等,皆以武将军袭之。宋初,宜州先后增设安?、承宣、观察、都巡检诸使以强地方;徽宗政和三年(1113)州同置庆远军(注:宋代,军是地方行政单位而非军队。按宋代行政区划设置规格,凡政治、经济、军事三者兼重的地方设府,有驻重兵的地区设军,府、州、军同级);度宗咸淳元年(1265)升庆远军为庆远府,任王安国以武功大夫带行右武卫将军权知府事。明代,朝廷因加强地方基层社会控制,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治安,要求于关隘冲要之处设巡检司(县以下非常设组织,其功能以军事为主,佐以行政权力),以警奸盗,宜山设德胜巡检司、怀远巡检司;弘治五年(1492),宜山县析地分别设置永定、永顺长官司(正六品)和永顺副长官司(从七品)三个武职衙门,治理永定、永顺及永顺副司这些少数民族聚居的地方。清代,宜山县域设德胜、龙门、白土三个巡检司。历朝历代为镇压农民造反、平叛戡乱大军的将帅首脑机构、校尉参将营帐都必定设置于州府(县)城(今宜州市庆远镇),宜州其军事重镇地位即自然形成。

  唐代治理宜州的诸刺史皆由诸王、大将军调任,文治武功绝非等闲。宋代,宜州的国防驻军力量强大。《庆远府志・营伍志》载:“掌兵官有广桂邕宜柳招安使、宜融桂等都巡检使。又置宜州驻扎武将官。……,广西二将,邕屯全将五千人,静江(今桂林)与宜州各屯半将各二千五百人”、“皇佑五年,析宜、容、邕州三路,以融、柳、象隶宜州,用武臣为安抚都监兼知州事,…,以二千人屯宜州”。神宗元丰八年(1086),广西经略使熊本训令言:宜州土丁七千余人,缓急可用,令所属编排作部,分除防盗,沿边有警,听会合掩捕。在宋一代,宜州“县必置尉,镇砦必置官兵”(《庆远府志・营伍志》)。

  明王朝时期,军队编制实行“卫所制”,军队组织有卫、所两级。其规格是一府设所,几府设卫。所归卫指挥使司管辖,卫指挥使司归都指挥使司管辖,都指挥使归中央五军都督府管辖。卫设指挥使,统兵五千六百人;卫下设千户所,拥兵一千一百二十人。另外,又根据府、州所处的区域战略需要设置卫、所。洪武二十八年(1395),朝廷在庆远府开设庆远卫,卫使司在今宜州市庆远镇。永乐六年(1408),河池守御千户所(今金城江区)迁至宜山县德胜寨,以扼七十二垌之冲。庆远卫下辖左、右、前、后、中五所,各所分别屯兵于宜山县城(今庆远镇)周边四十六堡:左所屯城南之南关诸堡,兵1268名;右所屯杜韦,兵1342名;中所屯德胜、清潭,兵1384名;前所屯洛岩、屯蒙,兵1412名;后所屯洛德、太平,兵1341名;5所总兵力6747名。庆远卫使司及河池守御千户所司有官员共175员,兵员2864名,马军56名。宜山县卫旗军756名,各堡募兵1060名。

  清顺治十六年(1659),革卫、所旗军,建柳(州)庆(远)协,隶属省总兵,柳庆协副将领左、右两营,共马、步、战、守兵1191名,管理柳州、庆远两府军务。因“康熙末,宜山南、北、西三巢瑶壮纵横,设堡目防守,而卒少贼多,力不能制”(《庆远府志・营伍志》),雍正七年(1729),庆远知府徐嘉宾计擒巢贼,请移庆远同知驻扎德胜镇,调兵三百戍守。雍正年间,云、贵、广西总督加兵部尚书衔的鄂尔泰向朝廷上疏:广西柳州庆远二府,地逼黔楚,延袤二千余里,请因变通,酌定营制,改柳庆协为庆远协,专管庆远一府(《大清世宗宪皇帝实录十二》)。乾隆年间,庆远协有副将1员,驻府城(今宜州市庆远镇),设左、右营及东兰营。左营有都司1员,外委千、把总4员,有弁、马、步、守兵共1122名,驻扎府城(今宜州市城区),主要防护宜山、天河县。宜山县有四个汛地:德胜汛(今宜州市德胜镇),在县城西八十里,辖桥军等9塘,有把总1员,防兵43名,又各塘兵27名;龙门汛(今宜州市北牙瑶族乡),在县城西南八十里,辖龙门司北牙、北山两圩四十六村,有外委千总1员;分防塘兵20名;邱索汛(今属金城江区白土乡),在县西南九十里,有外委千总1员,分防兵28名;三岔汛(今宜州市三岔镇),有外委千总1员,有汛兵、分防兵20名。另设存城千总辖区,共有驻防兵员306名。总之,清廷在宜州的国防驻军规格是一府设协,副将领之,拥弁、马、步、守兵共二千余名,县设存城千总辖区又四汛地,由各千总执掌,有防兵、塘兵近五百戍守。

  宜州的地理位置,还承担着防卫融、桂、柳、邕诸郡的藩篱责任。《庆远府志・地理志》载:“(宜)直北背古泥,西北接罗施鬼国,襟夜郎,控,扼昆明十五部。地东界龙柳、马平,南连迁江、山林(注:应为上林),八寨近在肘腋。……,最为徼南要害”。宜州北部直靠古泥(地名,疑为古蔺,在赤水河流域,邻接贵州),西北与罗施鬼国(古代称黔西彝族部落的普里今贵州安顺市域一带地区为“罗施鬼国”)接壤,连接夜郎(古郡名,辖今贵州省正安、道真等县),控制(古郡名,在今贵州省,与宜州地邻),扼守控制着昆明方向。而宜州东部,与龙城(今柳州)、马平(辖今柳城、柳江域),南面连接迁江(今来宾迁江镇)、上林(县?,与祸患之地八寨(今上?、忻城县域)紧邻。《宜山县志・疆域》中“德胜数?,可为郡治屏蔽,庆远一城,有可为诸郡藩篱,则亦要区也”句,直接道明地处府(县)城西八十里的德胜寨(今宜州市德胜镇),是扼西、南、北七十二垌蛮巢,拱卫府、县西大门的军事要地,而府(县)城庆远,则是防卫融、桂、柳、邕诸郡的屏障。

  宋初,德胜已成为东通县城庆远、柳州,西向河池、南丹直上云贵,南连邱索、白土(均今金城江区地),西北通思恩(今环江县)、过荔波进贵州的重要的军事要冲。皇佑元年(1049),侬智高反叛攻下邕、宜、宾州,宋廷命狄青率诸将平叛,杨文广随征,后文广出任广西铃辖兼判宜、邕二州,任宜州刺史,屯兵德胜,设置御防州(县)的西部第一道防线。崇宁元年(1102),宋将黄忱和宜州太守党光嗣率兵戡平安化(今环江地)蒙光有领导的农民造反军,置营德胜,设防戍之。

  州城庆远(今宜州市庆远镇),为西拒云、贵,南北翼蔽思恩(今宾阳、百色等地)、静江(今桂林市地)二府,东屏柳、融(今融水、三江、融安等地)二州,实为融、桂、柳、邕诸郡的藩篱屏障。南宋理宗宝佑二年(1254),忽必烈攻占大理,随后兀良合台从云南直捣广西。为阻止蒙军从云南进攻广西,南宋朝廷以宜州乃通往西南的咽喉重镇,战略地位非常重要,在此设防御敌,派遣武经大夫云拱镇守宜州。云拱到任后,视察宜之山川形势,决定在“郡城之东,龙江之北,四面石壁环绕,且襟山带河,有关中百二形胜”的木棉村后山垌筑城抵御蒙军,并禀告朝廷。朝廷准,拨款百万,建设铁城。此铁城“内容万灶,外扼咽喉,四面如铁,形胜卓绝,车不得驰,骑不得列,牢不可破,险不可夷”(见《宜州铁城颂》)。

  因宜州处诸郡藩篱之要冲,每每为用兵者必争。明清时期,争夺控制宜州的战事延绵。明永乐十九年(1421),宜山义军联合马平、三都等壮族义军占据庆远、柳州广大乡村,阻遏江道,攻城夺库,擒杀巡按御使,迫使明廷派遣征蛮将军统湖广、贵州、广西三省官兵赴宜征剿,经年始靖;清咸丰七年(1857),大成国平靖王李文茂部陷庆远府城后,以府城为基地向怀远、德胜诸地扩张略地,歼杀团练千余,咸丰八年,地方团练强力反攻、湘军兵援合围府城,始败李部;咸丰九年(1859)九月,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回师广西攻占庆远府,为筹集军粮和打开入川通道,继续向思恩、忻城、河池用兵,与地方团练屡发激战,咸丰十年清军破柳州,庆远失倚,翼王遂离出宜州。

  宜州,自古以来就是桂西北地区军事要塞。

宜州旅游古今谈:上一篇
下一篇:四朝雨露一身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