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走进宜州 > 三姐文化 > 内容

山道沧桑,儒风习习!原来龙头竟是这么有文化的书香之地

日期:2017-11-10 17:24:00 来源:微观宜州工作室 供稿:邱伟华 作者: 编辑:

    龙头乡是宜州市西部最边远的乡,距市区90余公里。乡域为大石山区,崇山峻岭,群峰连绵,然而,唐代肃宗年间(756~761),在这里建置述昆州,宋嘉佑七年(1062)并入宜州,明弘治五年(1492)为永顺土司六合里地,清光绪十二年(1886)司署迁驻龙头圩。千百年来,龙头地方尊儒服化,崇文重教,为粤西边鄙之地极为鲜有,清代著名学者汪森于康熙四十四年(1705)整理辑成的、上始秦汉下至明末的广西史料总集之《粤西文载》,这样记载永顺风情:“士抱经而谈,民杂兵而种,亦简佚自足之土”。 龙头人崇儒、尚礼、重教的优良风习,代代相袭,延绵恒继。
    
   崇儒而多士
    唐代肃宗年间,朝廷在今都安、河池、宜州三地接壤的永顺、龙头一带设置述昆州,为唐360余州之一的七等小州,唐行政管理是,中央-州-县-乡-里,龙头为乡。宋嘉佑七年(1062)并入宜州龙水县,更名述昆乡。明弘治五年设永顺土司,龙头为六合里地。中国从汉武帝开始,儒学独尊,成为官方哲学,并历代相袭,无论州县,无论乡里,官员都以儒术服化地方。龙头处边鄙之地,民风淳朴,崇儒学儒亦必当然。宋代,宜山县已有州学、县学、书院、义学和私塾,龙头地方亦有私塾,教育诗书;明一代,永顺土司童生,“例取入府学,亦无定额”(《宜州市志》),龙头的年轻人走出大山,到庆远读县学、府学,以至出现“士抱经而谈”的崇儒景象,道光二年(1822),永顺土司龙头圩邓廷拔乡试中举。清光绪十二年,永顺司署迁驻龙头,龙头地方更加崇敬知书识礼,更看重仁义道德,无论贫富,无论士农工商,都企求通过读书走出大山,参加社会活动,为报效国家、振兴民族效力,于是,读书人更勤奋、更努力,地方学风极盛。
    光绪二年,龙头街贫困学子彭献寿参加乡试中举。光绪三年,25岁的彭献寿以广西举子资格进京参加会试。此次大考,彭献寿虽然落榜,但他以山里人的坚毅、倔强、吃苦、耐劳品格,毅然决定留在北京等待下科再考。在京几年,他以教私塾、做杂事维持生活,坚持苦读诗书,专心学业。光绪八年(1882)秋,再进考场的彭献寿高中乙丑科进士,成为清代三百年宜山县科举登榜的两名进士之一。彭献寿中进士后被钦点湖南龙阳知县,他勤政爱民,两袖清风,三年任满另任时,龙阳人民用“世有循良吏,皇天未寡情。西方今佛子,南方古书生。”诗来赞誉他的功德。
 
 
     彭献寿登进士之清光绪一代,龙头就有拔贡李崇培以及廪生朱镛居、彭泽纯等14人科举成名。光绪三十四年(1908)中国废除科举制度,永顺土司拨银1459两在龙头街创办官立高等小学堂,由彭献寿之子廪生彭泽纯任校长。民国16年,龙头创办女子小学,注意培养女性。民国时期,龙头培养造就了诸如安定地方、百姓称颂的中渡县县长舒海澄,出生书香世家、为人厚道、积极推进农民运动、曾任宜山县临时参议会副议长的莫皋甫,学业优异、报国从军、教育桑梓、曾任宜山县参议会议长的罗其书等一批在地方有影响的历史人物。在中国全民族抗日战争时期,龙头乡20多名青年学子谨记“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之训,毅然投笔从戎参加青年军或考入其他军事学校,奔赴抗日战场,为中华民族的正义战争奉献青春。龙头乡九磨村青年黄莺在柳州航校学习即编入空军第三大队任飞行员,参加中国空军战斗序列,参加了台儿庄、河南归德、鲁南、南昌等惨烈空战,战功卓著,1938年7月南昌空战中壮烈牺牲,成为名震中华的空军抗日英雄、抗日烈士,获得中国国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中正题赠“碧血忠魂”, 国民革命军事委员会题赠“求仁得仁”匾以及李宗仁、白崇禧、夏威等高级人物题词敬挽。
 
    新中国成立后,进士故里的龙头人,弘扬乡先贤崇儒苦读的精神,造就了一大批德识兼优的高级知识分子和地方党政领导人物,成为国家社会主义建设的栋梁,最先走出龙头乡的李果河、彭涛、彭名达、余少光、董世能等十余名青年才俊,如今或为大学资深教授,或为国家部委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或为高级讲师、中学高级教师;李果茂、廖信等一批有知识有理想的青年从军报国,均已是大校、上校军衔。国家恢复高考制度后,龙头人崇儒苦读的精神更加发扬光大,一批批青少年优异学业考入宜山县一中、宜山高中、河池高中,再从这些学校考入清华、北大或其他名牌大学,更有跨出国门到美国等大学继续深造者。恢复高考近40年来,龙头乡数以百计的大中专毕业生中,涌现了一批诸如祝捷、祝祥、李朝虹、罗怀阳、卢建龙等学养高深的教授、专家、学者,也成就了诸如骆宇敏、蓝幸权、钟畅姿、韦庆龙、李朝晖、韦耀璜等一批市厅级、县处级的党政、军警、政法领导人物,他们成为新中国“士”的成员。
     崇儒之乡,才人辈出。
 
 
   尚礼而育廉

    礼是代表儒家的政治主张和社会理想,讲究修身做人的准则,是中国古代知识分子梦寐以求的理想境界。龙头乡域内,儒者芸芸,民知书达理,众循礼而行,风习淳厚。
    龙头地方居住着汉、瑶、水以及仫佬、毛南、布依、苗、回、满、侗、哈尼等民族,有彭、邓、莫、李、钟、廖、蓝、罗、韦、骆、巫、温、董、朱、丘、程、陈、黄、王、祝、冯、覃等数十个族姓,各民族、各族姓人民修睦亲善、互敬互爱,结缔联姻、礼尚而往来。各宗姓家族,无论贫富,都深明“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道”之理,尤注重读书识礼,培养族人善良仁义、诚信无欺、“自卑而尊人”和“别同异、明是非”的品格,以“立德立世”,延绵世代,兴盛家族。
 
    进士彭献寿少时家贫,他勤奋刻苦,致力学业,青年时期,得到彭氏家族及龙头乡亲的捐助,带着家族和乡人的厚望,走出龙头,来到府城的庆远深造。在庆远府,他凭着勤奋和才智,获取参加全省考试的机会,与广西学士争夺会试入场卷。光绪八年,彭献寿高中乙丑科进士,成为清代三百年宜山县科举登榜的两名进士之一,为彭氏家族、龙头乡族赢得了尊严与荣誉,为宜山县、庆远府争得了好名声。彭献寿仁心厚重,在准备乡试期间,看到各府士子应试,都有本府宾兴机构公费补助,唯独庆远府没有,如是,他号召本府志同道合的人联名呈请庆远知府,拨公款、集捐资,开设宜山宾兴典押肆。宜山宾兴机构设置后,每届乡会试,宜山士子的试卷公车费用,都能按照规定给予。彭献寿为开设宜山宾兴典押肆尽力尽责,民国《宜山县志》如是评价“其经使苦心毅力,不可没也”。 彭献寿在湖南龙阳县知县职上三年,坚持循礼图治,勤政爱民,两袖清风,任满另调任临武时,地方人士作诗“时雨三年化,秋风两袖清。云霄排雁字,恰似颂贤声”以颂其仁厚爱民、为政清廉之贤德。
 
 
     民国以前,龙头有两个生活习俗很能体现乡人尚礼诚信敬亲睦邻的品格,一是放炮赔礼,一是纳屯泉洗傲气。放炮赔礼,指龙头人在日常交往处事中,如有不慎,失言失礼,错事亏理,失礼亏理者通过调解、自省、识错后就买来鞭炮燃放,以示道歉,双方和好,以礼相让。纳屯泉洗傲气,指历史上龙头人外出作官者,要在龙头出拉浪往庆远的必经之路纳屯隘脚的一穴泉水洗个澡,象征把一身土气洗掉,然后整冠上马奔前程;又凡在外作官的龙头人回乡省亲,路到纳屯隘下的一这穴泉,也必须在这泉洗个澡,说是洗掉官气,然后换上家乡常服,牵马步行进村,遇见街坊邻里,必须回避于路旁让道,避免傲气凌人,有失礼仪。另外,龙头水族的端节习俗也十分突出敬亲睦邻的尚礼风尚:端节“初一”,人们着上新装,挨家逐户互相拜贺新年,品尝新酒新饭,少年儿童们随老人们到各家拜年领受封包和节日礼物——干鱼、糖饼、果品。习俗认为,拜年获得礼物最多的小孩最聪明能干,来年更健康幸福;接受拜年,对客人盛情款待,接受拜年的人家来拜年的人越多就越吉利、越光彩,而那些极少人和无人去拜年的人家,则被视为丢人、没面子的事。
    新中国成立后的龙头地方,尚礼、诚信、敬亲、睦邻之俗仍然影响和规范着人们的言行。那些在教育机关、党政部门、厂矿企业任职的龙头人士,更懂得注重礼仪,待人和善,彬彬有礼,处事沉稳,诚信守诺,河池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骆宇敏、河池学院教授李果河、宜州市林业局党组书记蓝忠以及许多龙头籍的青年领导干部等,在公务交往或日常相处中,都给人留下深刻的智者印象,这当是尚礼之果。
 
   
    重教而昌文

     崇儒尚礼,其根基起于有教。宋嘉佑年间,述昆乡即有私塾教育。明弘治五年(1492),朝廷在原述昆州地设永顺长官司(武职衙门,正六品),长官邓文茂虽为武举人出身,亦重视文化教育,各里、哨(相当于乡)皆有私塾学馆教育子弟,明一代,永顺司域呈现“士抱经而谈,民杂兵而种,亦简佚自足之土”的兴盛现象。清一代,龙头私塾较多,学风很盛。私塾分蒙馆和大馆两级,蒙馆以启蒙教育为主,教认字、写字、读书,不作讲解,教材为《三字经》、《昔时贤文》、《千家诗》、《声律启蒙》等;大馆教以较深课程,教材有《论说文苑》、《古文观止》、《四书五经》等。道光二年(1822),龙头圩邓廷拔乡试中举,光绪八年(1882),彭献寿高中乙丑科进士,之后又有拔贡李崇培以及朱镛居、彭泽纯等十余名乡后生成为庆远府学廪生秀才。废科举后光绪三十四年(1908),永顺土司拨银1459两在龙头街创办官立高等小学堂,由彭献寿之子廪生彭泽纯任校长,宣统二年(1910)创办吉利私立高等小学。
 
    民国期间,龙头教育更为地方人士重视。民国16年,龙头创办女子小学,成为宜山县惟独2所女子小学中之一所。民国21年,龙头乡属13个村街都办有国民基础学校。民国22年调查,全乡有学童1510人,乡民受中等教育35人(其中女性3人)。民国33年,宜山县西部9个乡在龙头创办“宜西联立中学”,龙头街人罗其书任董事长,招生3个班150名学生。据《宜州市志》“教育篇”载,民国年间宜山县最有名望的塾师有8人,其中黄任难(抗日英雄黄莺之父)和周谦吾2人是龙头人。新中国成立后,龙头许多学有所成的青年走上教书育人的教师工作岗位,有任大中专教授、高级讲师者,有任中学高级教师、一级教师者,更有一批在乡镇从事小学基础教育直至退休的小学教师、领导者,李果河、莫限思、莫自谦、蓝世球、莫自明诸君便是其中的代表人士。
 
 
    新中国成立之初的五十年代,龙头的李果河、彭涛、彭名达、莫自谦、廖信、莫限思等一批批小学毕业生,就是不怕山高路远,穿着草鞋,翻山越岭,步行160余里,到宜山县城参加初中升学考试,许多勤奋刻苦的学生都如愿以偿考上了宜山县中学。李果河先生回忆说,他那年考县中,参加考试的学生七、八百人,他以第12名的优异成绩被县中录取。除去“文化大革命”十年,几十年来,龙头乡考入宜州一中、宜州高中、河池高中的学生几近千人,仅近三年高考,就有十数名学子考取各类大学,其中2014年,邵家青年邵建东以河池高考状元的资格被清华大学录取,2015年温家小妹温俏睿再以宜州市第二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我们在探讨龙头人能吃苦耐劳、肯拼命读书的力量之源时,现任中共宜州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市社会科学联合会主席的龙头街人温宜纯先生动情地说道:“龙头人有能吃苦、敢拼命、不服输的精神,这是龙头人特有的坚毅、倔强的品格;龙头人很注重学习地方先贤人物,彭进士是龙头学子永远的榜样,每一代的优秀人物又是下辈后生们的楷模,代代相袭。”
     良好的家风族训,是“整齐门内,提撕子孙”(《颜氏家训》)最好的家庭教育教材,使子孙“立君子品,做智慧人”,光耀家门;优秀的闾里传统习俗,能培育和造就地方乡人的高尚品格和智慧精神。千百年来,龙头乡人铭记先贤,不忘祖训,让崇儒、尚礼、重教之乡习如和煦的春风,沐浴着这里的山山弄弄,养成着这里的一代又一代的俊才。

 
 
望妹石的传说:上一篇
下一篇:“粤西名山”多灵山的那些传奇故事,你...